中国韵文史

钱鸿瑛

  按:原文分四节,以“一”、“二”、“三”、“四”标出。为方便检索阅读,本电子版在每节编号后添加该节的内容概述,以括号括起。

  龙榆生先生所著《中国韵文史》虽然因时代的局限,其中不无可供商榷之处,如第一章谈到《豳风·七月》,说“描写农家生活,于严肃态度中,间出以诙谐”,并以“春日迟迟,采蘩祁祁,女心伤悲,殆及公子同归”为例,恐于本意有出入。又如第七章开头说“律诗”一称“近体诗”,又称“今体诗”,恐亦不确切。但是从整体而言,在今天看来,它仍不失为一部较有参考价值的著作,这是和作者严谨深入的治学作风分不开的。在 1934 年 12 月开明书店初版的《唐宋名家词选》“自序”中,先生这样写到:“予意诗词之有选本,务须从全部作品,抉择其最高足以代表其人者。未宜辄以私意,妄为轩轾其间。即如人词,各因时代关系而异其风格。但求其精英呈露,何妨并蓄兼容。”这里可见只有对词人全部作品作了研究,才能较为确切地选其代表作品以及概括其词的风格。如将周邦彦定位为“实集词学之大成,宜后世之奉为正宗也”,决非拾前人牙慧,人云亦云,而是作了深入的研究后才得出如此结论。从个人爱好言,先生作词学苏轼,并非清真法乳,但是尊重词史的客观事实,奉清真为正宗,体现了学者治学的科学态度。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当时为高校文科老师的我,因酷爱词,向先生问倚声之学,有幸与先生结为忘年交。春秋佳日,常在香山公寓听其侃侃而谈。先生口若悬河,文思敏捷,词情横溢,出手飞快,几乎每次拜访就能见到新作。《文心雕龙·知音》篇云:“凡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先生诗词创作有千馀首,又大量研读词,不愧为词学真正的知音。先生对我的情谊,不亚于其及门弟子,曾赠词数首,其中《蝶恋花》云:“肯向邯郸轻学步。青眼相看,那复伤迟暮。只恨芳韶留不住,消凝浦凌波去。一霎沧桑经几度。月上潮平,静爱幽花语。合共湘累绵坠绪,芷迷归处。”并希望我“能以灵均之芳悱,重光之语妙,更从大处着眼,使所有含灵普被薰染,以跻于大同之盛,亦如若梅花之化身千亿,香满三千大千世界也。甲辰孟夏之月,廿六日拂晓,忍寒词客漫笔”。从这里可见先生对后学之热望以及对新中国前途之信心百倍。

  于 2001 年 7 月酷暑中

《中国韵文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二零零二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