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学十讲

小令短调迫促情绪与韵位

龙榆生

  此外,有如《青门引》:

乍暖还轻,风雨晚来方
庭轩寂寞近清明,残花中酒,又是去年

楼头画角风吹,入夜重门
那堪更被明月,隔墙送过秋千
——张先《张子野词》

  上下阕前两句皆连协,入后上隔两句、下隔一句才协,前急后徐,化短叹为长吁,别是一种情调。又如《天仙子》:

水调数声持酒,午醉醒来愁未
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伤流,往事后期空记

沙上并禽池上,云破月来花弄
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人初,明日落红应满
——张先《张子野词》

你看,这前后阕中,除中间夹了一个七言平收句略为舒展语气,恍如长叹一声外,不都是句句押韵,到末了愈转愈急吗?两个三言对句,拖上一个七言单句,不也是显示伤春伤别,情急调苦的最好范例吗?又如《归田乐》:

试把花期,便早有感春情
看即梅花
愿花更不谢,春又长,只恐花飞又春

花开还不
问此意年年,春还会
绛唇青鬓,渐少花前
对花又记得,旧曾游,门外垂杨未飘
——晏几道《小山词》

这上半阕只第四、五句隔句一协,下半阕则除最末两句连协外,皆隔句协韵,但只第二句平收,语气略为和婉,馀并仄声收脚,不是又在谐婉中夹有掩映低徊、回肠荡气的情调吗?

  一般说来,句句协韵的,也是韵位过密的,例宜表达激切紧促的思想感情,隔句协韵,也就是韵位均调的,例宜表达低徊掩抑的凄婉情调;后者尤以选用上去声韵部最为适合。我们再看《谒金门》:

风乍,吹皱一池春
闲引鸳鸯香径,手挼红杏

斗鸭阑干独,碧玉搔头斜
终日望君君不,举头闻鹊
——冯延巳《阳春集》

全阕句句押韵,一句一换一个意思,步步逼紧,不是充分活衬出一个伤春少妇的迫切心情来了吗?

《词学十讲》:北京出版社二零零五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