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学十讲

平仄韵递换与感情起伏

龙榆生

  至于一曲之中,平仄韵递换,一般跟着感情的起伏变化为推移。有上下阕四换韵,两句一换,平仄递转的,就是在“辘轳交往”的调声原则上发展而来。例如《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鬓云欲度香腮
懒起画蛾,弄妆梳洗

照花前后,花面交相
新帖绣罗,双双金鹧
——温庭筠,见《花间集》
郁孤台下清江,中间多少行人
东北是,可怜无数

青山遮不,毕竟江流
江晚正愁,山深闻鹧
——辛弃疾《稼轩长短句·书江西造口壁》

这一曲调的韵位安排,虽然在整体上看来,相当匀称,但两句一转,句句押韵,便表现为繁音促节,先短叹而后长吁。虽然也可用它来表达沉雄豪迈的壮音,而疾徐缓急间的波澜起伏,基调上还是一致的。

  和《菩萨蛮》的韵位安排大体相近的还有《虞美人》,也是平仄互换,两句一转:

落花已作风前,又送黄花
晓来庭院半残,惟有游丝千丈罥晴

殷勤花下同携,更尽杯中
美人不用敛蛾,我亦多情无奈酒阑
——叶梦得《石林词》

  又有上下阕平仄韵互换,前紧促而后转舒徐的,当以《清平乐》为最好的范例:

别来春,触目愁肠
砌下落梅如雪,拂了一身还

雁来音信无,路遥归梦难
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
——李煜《李后主词》
绕床饥,蝙蝠翻灯
屋上松风吹急,破纸窗间自

平生塞北江,归来华发苍
布被秋宵梦觉,眼前万里江
——《稼轩长短句·独宿博山氏庵》

上半阕全用仄韵,句句协韵,显示情调紧张;下半阕转平,第三句并改仄收,隔句一协,就显得音节和缓,转作曼声,有缠绵不尽之致,是短调中最为美听的。

  还有全阕句句押韵,例用平韵,而于换头处插入两个仄声短韵,借以加强激越凄怨气氛的,例如《乌夜啼》(又名《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太匆
常恨朝来寒重晚来

胭脂,留人,几时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
——《李后主词》
金陵城上西,倚清,万里夕阳垂地大江

中原,簪缨,几时
试倩悲风吹泪过
——朱敦儒《樵歌》

  都在换头处添上两个仄韵,把语气一振,增强激动的心情,最末以“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九言长句长引一声,也使读者为之凄婉欲绝。

  又有全曲韵位安排显得异常匀称,但在上下阕的结句换上一个同部仄声韵的,也有加强气氛的作用,例如《西江月》:

携手看花深径,扶肩待月斜
临分少伫已伥,此段不堪回

欲寄书如天远,难销夜似年
小窗风雨碎人,更在孤舟枕

——贺铸《贺方回词》
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功
近来始觉古人,信着全无是

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
只疑松动要来,以手推松曰:
——《稼轩长短句·遣兴》
《词学十讲》:北京出版社二零零五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