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 夔

表字:尧章
号:白石道人

【传 记】

  鄱阳人。萧东夫德藻爱其词,妻以兄子,因寓居吴兴武康,与白石洞天为邻,自号白石道人。(《绝妙好词笺》卷二)

  长于音律,尝著大乐议(详载《宋史·乐志》),欲正庙乐。庆元三年,诏付奉常有司收掌,令太常寺与议大乐。时嫉其能,是以不获尽其所议,人大惜之。(陆钟辉刻本《白石道人诗集》引《吴兴掌故》)

  学诗于萧千岩,琢句精工。(《鹤林玉露》卷十四)

  尝为自叙:“某早孤不振,幸不坠先人之绪业。少日奔走,凡世之所谓名公巨儒,皆尝受其知矣。内翰公,于某为乡曲,爱其诗似人,谓长短句妙天下。枢使公爱其文,使坐上为之,因击节称赏。参政成大以为翰墨人品,皆似之雅士。待制万里以为于文无所不工,甚似陆天随,于是为忘年友。复州公,世所谓千岩先生者也,以为四是年作诗,始得此友。待制公既爱其才,又爱其深于礼乐。丞相公不特称其礼乐之书,又爱其骈俪之文。丞相公爱其乐书,使次子来谒焉。稼轩公,深服其长短句。如二卿从之应期江陵公、南州公、金陵公及吴德夫项平甫徐子渊曾幼度商翚仲王晦叔易彦章之徒,皆当世俊士,不可悉数,或爱其人,或爱其诗,或爱其文,或爱其字,或折节交之。若东州之士,则大防正则,则尤所赏激者。嗟乎!四海之内,知己者不为少矣,而未有能振之于窭困无聊之地者。旧所依倚,惟有平甫,其人甚贤,十年相处,情甚骨肉,而某亦竭诚尽力,忧乐关念。平甫念其困踬场屋,至欲输资以拜爵,某辞谢不顾,又欲割锡山之膏腴,以养其山林无用之身。惜乎平甫下世,今惘惘然若有所失。人生百年有几?宾主如某与平甫者复有几?抚事感慨,不能为怀。平甫既殁,稚子甚幼。入其门则必为之悽然,终日独坐,逡巡而归。思欲舍去,则念平甫垂绝之言,何忍言去。留而不去,则既无主人矣,其能久乎?”(齐东野语卷十二)

  晚居西湖,卒葬西马塍。有《白石道人诗集》、《白石道人歌曲》、《续书谱》、《绛帖平》等书传世。词有汲古阁《宋六十家词》本、江都氏《姜白石诗词合集》本、四印斋所刻《双白词本》、榆园丛刻本、氏《彊村丛书》本、氏逊斋影乾隆十四年张奕枢刊本。其自度曲,并缀音谱,为研求词乐谱之主要资料


【集 评】

黄升

  白石道人,中兴诗家名流,词极精妙,不减清真乐府,其间高处,有美成所不能及。

【《中兴以来绝妙词选》卷六】


沈义父

  姜白石清劲知音,亦未免有生硬处。

【《乐府指迷》】


朱彝尊

  词莫善于姜夔,宗之者张辑卢祖皋吴文英蒋捷王沂孙张炎周密陈允平张翥杨基,皆具之一体,之后,得其门者寡矣。

【《词综》序】


周济

  白石脱胎稼轩,变雄健为清刚,变驰骤为疏宕。盖二公皆极热中,故气味吻合。宽、窄,宽故容秽,窄故斗硬。白石小序甚可观,苦与词复。若序其缘起,不犯词境,斯为两美矣。

【《宋四家词选》序论】


  白石词如七子诗,看是高格响调,不耐人细思。白石以诗法入词,门径浅狭,如孙过庭书,但使后人模仿。白石好为小序,序即是词,词仍是序,反复再观,如同嚼蜡矣。词序序作词缘起,以此意词中未备也。今人论院本,尚知曲白相生,不许复沓,而津津于白石词序,一何可笑!

【《介存斋论词杂著》】


王国维

  白石写景之作,如:“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高树晚蝉,说西风消息。”虽格韵高绝,然如雾里看花,终隔一层。梅溪梦窗诸家写景之病,皆在一隔字。北宋风流,渡江遂绝,抑真有运会存乎其间耶?问隔与不隔之别。曰:之诗不隔,延年则稍隔矣。东坡之诗不隔,山谷则稍隔矣。“池塘生春草”,“空梁落燕泥”等二句,妙处唯在不隔。词亦如是。即以一人一词论,如欧阳公《少年游·咏春草》上半阕云:“阑干十二独凭春,晴碧远连云。二月三月,千里万里,行色苦愁人。”语语都在目前,便是不隔。至云:“家池上,江淹浦畔。”则隔矣。白石翠楼吟》:“此地宜有词仙,拥素云黄鹤,与君游戏。玉梯凝望久,叹芳草萋萋千里。”便是不隔。至“酒祓清愁,花消英气”则隔矣。然南宋词虽不隔处,比之前人,自有浅深厚薄之别。

【《人间词话》卷上】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