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韵文史

第十四章 豪放词派在朝之发展

龙榆生

  按:原书章内无小标题,为方便阅读,本电子版添加章内标题。电子版内容由手工录入,虽经多次校勘,错误仍在所难免,敬请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留意,并使用“读者留言”功能不吝指正。

词根源

  南宋,时代相同。自吴激(字彦高米芾婿)诸人,由南入北,而东坡之学,遂相挟以俱来;其“横放杰出”之词风,亦深合北人之性格;发扬滋长,以造成金源一代之词。辛弃疾更由北而南,为南宋开豪放一派之风气;其移植之因缘,不可忽也

  近人况周颐词人之得失云:“南宋佳词能浑至,金源佳词近刚方。词深致能入骨,如清真梦窗是;词清劲能树骨,如萧闲蔡松年)、遯庵段克己)是。南人得江山之秀,北人以冰霜为清。南或失之绮靡,近于雕文刻镂之技;北或失之荒率,无解深裘大马之讥。”(《蕙风词语》)南北词风之不同如此,虽由地域之关系,而两派种子之各为传播,亦其重大原因也。

初期作者

  词略备于元好问所辑之《中州乐府》。初期作者,以吴激蔡松年(字伯坚,自号萧闲老人)为最知名。好问谓:“百年以来,乐府推伯坚吴彦高,号体。”(《中州集》)词苍凉激楚,时有故国之思。《中州集》载其北迁后,为故宫人赋《人月圆》词,足见其词格之一斑;移录如下:

南朝千古伤心地,犹唱《后庭》。
旧时,堂前燕子,飞向谁

恍然一梦,仙肌胜雪,宫髺堆
江州,青衫泪湿,同是天

松年两和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词,风格亦极相近。好问称:“此歌以‘《离骚》痛饮’为首句,公乐府中最得意者。”(《中州乐府》)录之如下:

《离骚》痛饮,问人生佳处,能消何
江左诸人成底事?空想岩岩青
五亩苍烟,一丠寒玉,岁晚忧风
西州扶病,至今悲感前

我梦卜筑萧闲,觉来岩桂,十里幽香
磈磊胸中冰与炭,一酌春风都
胜日神交,悠然得意,离恨无毫
古今同致,永和徒记年

  党怀英(字世杰奉符人)师毫社刘岩老济南辛幼安其同舍生也(《中州集》);时称“”。二家词并有骨干,凝劲而疏秀,南北分镳,照映一时。其《青玉案》云:“痛饮休辞今夕永,与君洗尽,满襟烦暑,别作高寒境。”以松秀之笔,达清劲之气,倚声家精诣也(用况周颐说)。

  在《中州乐府》中,尚有王庭筠(字子端熊岳人)、完颜璹(字子瑜,封密国公)、赵秉文(字周臣,号闲闲滏阳人)、李献能(字钦叔河中人),皆一时之杰出者;而献能意境尤高绝,不亚于稼轩。录《浣溪水》“河中环胜楼感怀”一阕:

垂柳阴阴水拍,欲穷远目望还,平芜尽处暮天

万里中原犹北顾,十年长路却西,倚楼怀抱有谁

  此外氏兄弟(克己复之成己诚之稷山人),同有词名,风格在之间;克己真挚而成己俊逸;宜赵秉文有“二妙”之目也。

元好问

  词之局,而冠绝诸家者,为元好问张炎称:“遗山词深于用事,精于炼句,风流蕴藉处,不减。”(《词林纪事》)然其所慕惟在东坡;徒以“丝竹中年,遭遇国变,卒以抗节不仕,憔悴南冠,二十馀稔。神州陆沉之痛,铜驼荆棘之伤,往往寄托于词”(《蕙风词话》)。故其词“极往复低徊掩抑零乱之致,有骨干,有气象”(况周颐说),置之间,真堪“鼎足”;信词苑之殿军也。兹录小令长调各一阕:

  《鹧鸪天》

只近浮名不近,且看不饮更何
三杯渐觉纷华近,一斗都浇磈磊

醒复醉,醉还灵均憔悴可怜
《离骚》读杀浑无味,好个诗家阮步

  《水龙吟·从商帅国器猎于南阳仲泽鼎玉赋此》

少年射虎名豪,等闲赤羽千夫
金铃锦领,平原千骑,星流电
路断飞潜,雾随腾沸,长围高
看川空谷静,旌旗动色,得意似、平生

城月迢迢鼓角,夜如何?军中高
草木,中原孤兔,失声自
盖世,可能只办,寻常鹰
问元戎早晚,鸣鞭径去,解天山

《中国韵文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二零零二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