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学十讲

慢曲长调的格局与声情

龙榆生

  至于慢曲长调,它的句式的错综变化更是多种多样的。怎样构成拗怒的音节?前面已经约略谈到过了。这里且再举几个用平韵构成和谐音节的长调为例,对句式安排上的声情加以分析。

  极参差错落之致,藉以显示摇筋转骨、刚柔相济的声容之美,我觉得《八声甘州》这一长调是最能使人感到回肠荡气的。且把人诸名作举例如下:

  (一)柳永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
渐霜风凄惨,关河冷落,残照当
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
惟有长江水,无语东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
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
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
——《乐章集》

  (二)苏轼

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
钱塘江上,西兴浦口,几度斜
不用思量今古,俯仰昔人
谁似东坡老,白首忘

记取西湖西畔,正春山好处,空翠烟
算诗人相得,如我与君
约他年、东还海道,愿谢公、雅志莫相
西州路,不应回首,为我沾
——《东坡乐府·寄参寥子

  (三)吴文英

渺空烟四远,是何年青天坠长
幻苍崖云树,名娃金屋,残霸宫
箭径酸风射眼,腻水染花
时靸双鸳响,廊叶秋

宫里吴王沉醉,倩五湖倦客,独钓醒
问苍天无语,华发奈山
水涵空、阑干高处,送乱鸦斜日落渔
连呼酒,上琴台去,秋与云
——《梦窗词集·灵岩陪庾幕诸公游》

  上述三人的作品,在句读节奏方面虽然有些出入,而激楚苍凉的情调基本上是一致的。宋人传世之作以柳词为最早,我们要做声律上的分析,当然必须以柳词为标准。且看他是怎样来处理这节奏关系的?开端就用一个去声“对”字,领下一个七言平句和一个五言拗句;接着又用一个去声“渐”字,使劲顶住上面两个单句,领起下面三个四言偶句,而三个四言句中,又以最末一句紧束上面两个对句,就格外显得此词句法和章法如何取得参互和谐的声容之美。跟着递用六、五、五、四的句式,错综奇偶,婉转相生,不着一些滞相。过片使用一个六言偶句,作为过脉。接着又用一个去声“望”字顶住上句,领起下面两个四言偶句,构成参差和齐整的调协。再用一个去声“叹”字,把上文加紧束住,并即领起下面一个四言偶句和一个五言单句,对上文折入一步,愈转愈深。跟着换上一个上三下四的特殊句式,挺接一个上三下五的特殊句式,作出回眸却顾的态势,到此千回百折,跌荡生姿。更用逆入的上三下四,并于下四变二二为一三的特殊句式,紧接一个四言平句,总收全局。它的整体结构,是异常谐协的。

  至于适宜铺张排比、显示宽宏器宇或雍容气度的慢曲长调,常是多用四言偶句作为对称格局,并于落脚字递换平仄作为谐调音节的主要手段。这该以《沁园春》为最好范例:

叠嶂西驰,万马回旋,众山欲
正惊湍直下,跳珠倒溅;小桥横截,缺月初
老合投闲,天教多事,检校长身十万
吾庐小,在龙蛇影外,风雨声

争先见面重,看爽气朝来三数
家子弟,衣冠磊落;相如庭户,车骑雍
我觉其间,雄深雅健,如对文章太史
新堤路,问偃湖何日,烟水濛
——辛弃疾《稼轩长短句·灵山齐庵赋,时筑偃湖未成》
何处相逢?登宝钗楼,访铜雀
唤厨人斫就,东溟鲸鲙;圉人呈罢,西极龙
天下英雄,使君与,馀子谁堪共酒
车千两,载北,剑客奇

饮酣画鼓如,谁信被晨鸡轻唤
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
使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
披衣起,但凄凉感旧,慷慨生
——刘克庄《后村别调·梦孚若

《沁园春》长调格局恢张,饶有雍容气象。一起首叠用三个四言平收偶句,显示从容不迫的姿势。紧接一个仄声(最好用去声)领字,领起下面四个四言偶句,于严整中取得和谐。跟着又是两个四言对句,紧接一个七言单句,借以展开格局。挺接一个三言短句,再以一个仄声(最好用去声)字领下两个四言对句,与整齐格局中见参差抑扬之美。过片变三个四言偶句为一个六言平句和一个以一领七的特殊句,使得它在换气的地方呈现着骀荡生姿的风致。下面和前阕全部相同。像这类和谐开展的曲调,最宜抒写壮阔襟怀,表现恢弘器宇,因此历来多被豪迈磊落的英雄志士所爱采用。

  和《沁园春》的恢张格局约略相近的,还有《风流子》:

木叶亭皋下,重阳近,又是捣衣
奈愁入肠,老侵鬓,谩簪黄菊,花也应
天晚,白苹烟尽处,红蓼水边
芳草有情,夕阳无语,雁横南浦,人倚西

玉容知安否?香笺共锦字,两处悠
空恨碧云离合,青鸟沉
向风前懊恼,芳心一点,寸眉两叶,禁甚闲
情到不堪言处,分付东
——张耒《柯山诗馀》

这个曲调的组成,也很符合“奇偶相生”的和谐规律,并见掩抑低徊的恢张局势,但运用对偶不及《沁园春》的疏宕跳脱,所以只能成为缠绵悱恻的凄调。

  此外如《忆旧游》、《高阳台》一类的长调,亦饶和婉凄抑之音,留待下面再讲,这里就暂不举例了。

《词学十讲》:北京出版社二零零五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