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韵文史

第二十章 散曲之北调作家

龙榆生

  按:原书章内无小标题,为方便阅读,本电子版添加章内标题。电子版内容由手工录入,虽经多次校勘,错误仍在所难免,敬请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留意,并使用“读者留言”功能不吝指正。

  人才思,多耗于八股文;虽偶以诗词相标榜,都成“强弩之末”。惟于南北曲,承季遗风,作者繁兴,号称极盛。除杂剧、传奇外,散曲亦多专家。盖自以来,即以散曲为乐府,亦称“填词”;人歌词之法不传,而南北曲则盛行于代;故文人学士,咸乐倚其声而为之制词也

散曲作家及腔调

  王骥德历述代散曲作家云:“近之为词(即散曲)者,北调则关中状元对山太史渼陂状元升庵金陵太史石亭太史秋宇山人髯仙,山东则尚宝国华别驾海浮山西廷评楼居维扬山人西楼济南邑佐舜耕吴中仪部南峰富而芜,艳而整,俊而葩,爽而放,畅而未汰,豪而率,才气勃勃,时见纰颣,多侠而寡驯,西楼工短调,翩翩都雅,舜耕多近人情,兼善谐谑,较粗莽;诸君子间作南调,则皆非当家也。南则金陵陈大声金在衡武林沈青门唐伯虎祝希哲梁伯龙,而最著。小令并斐宜有致,小令亦佳,长则草草,多大套,颇著才情,然多俗意陈语,伯仲间耳。”(《曲律·杂论》)此所举诸家,其集或传或不传;而工北调者十九皆北人,南调则皆出于;其受音乐影响,较然可知。沈德符称:“人小令,行于,后浸淫日盛。”(《顾曲杂言》)徐渭又言:“今唱家称弋阳腔,则出于江西两京湖南广用之;称馀姚腔者,出于会稽用之;称海盐腔者,用之。惟昆山腔止行于吴中,流丽悠远,出乎三腔之上,听之最足荡人。”(《南词叙录》)代诸家之散曲,虽歌唱用何腔,不易一一详考;而其与音乐关系,不可忽也。

北调作家

  腔未起以前,北曲为盛徐渭所谓:“北鄙杀伐之音,流入中原,遂为民间之日用;词既不可被弦管,南人亦遂尚此。”(《南词叙录》)其风盖至初犹未稍杀也。又言:“本朝北曲,推周宪王谷子敬刘东生,近有检讨、状元。”周宪王《诚斋乐府》,散套至多,而文字端谨,鲜有独到处。人北调,要推康海(字德涵,号对山武功人)、王九思(字敬夫,号渼陂鄠县人)、杨慎(字用修,号升庵新都人)、胡汝嘉(字懋礼,号秋宇金陵人)、冯惟敏(字汝行,号海浮临朐人)、常伦(字明卿,号楼居沁水人)、王磐(字鸿渐,号西楼高邮人)、王田(字舜耕济南人)、杨循吉(字君谦,号南峰吴县人)诸家,而康海王九思冯惟敏王磐四家,最为杰出。

康海王九思

  弘治正德间,以散曲并称,为北方代表人物。而世多抑而扬王骥德称:“对山亦忤于时,放情自废,与渼陂皆以声乐相尚,彼此酬和不辍。所作尤多,非不莽具才气;然喜生造,喜堆积,喜多用老生语,不得与并驱。”(《曲律杂论》)王世贞亦极推服九思,以为“其秀丽雄爽,大不如也。评者以敬夫声价,不在关汉卿马东篱下”(《艺苑卮言》)。要之二家之作,皆极豪爽,表现北人性格。南人爱酝藉,重藻饰,致有“直足粗豪,原非本色”(《曲律》)之讥,要不足据为定论也。

  氏《沜东乐府》,用本色为豪放,摆脱初阘茸之习(任讷说),有振衰起废之功。其自序标出北曲之长,为“慷慨”,为“朴实”;其自作亦充分表现其牢落不平之气。例如《归田喜述》一套:

[仙吕点绛唇]少日疏,不知度,夸豪宕,倚马穿,好没事寻风
[混江龙]自那日恩荣放,却才知峥嵘发迹是寻
玉堂金马,锦服牙
栉风沐雨,冒雪凌
攘攘劳劳成底事?兢兢战战为谁
斗奢华,羡赢高
正这里凄然有感,早那壁铲地谋
[油葫芦]得了个绿鬓酕醄入醉,端是天赐
逐日价华堂开宴列红,新醅饮尽奚童,新词撰就花奴
与知音三两人,对云山四五,逍遥散诞情舒
抵多少法酒大官
[天下乐]险些不断送头皮在市,思,著甚
恶风雹干捱他十数
止不过胡谄了几道文,贪叨了数斗,比似那梦中蕉还较
[鹊踏枝]三十载离岩,一万日美风
既不曾恶紫夺朱,又甚的卖狗悬
卖文钱腾挪下数,但闲时恣意徜
[赚煞]原不似庙堂才,却怎改虀盐
分限是纶巾鹤
诧不尽当年鱼漏,到如今又索甚提
付行,酒斝诗,十万八千有几
幸七九衰翁在,看四岁痴儿作,也只是爇明香夜夜谢穹

  九思嘉靖初犹在,所为《碧山乐府》,于雄爽中时有“翩翩佳致”(《衡曲麈谭》)。其豪放苍莽之作,与氏固势均力敌,未容轩轾于其间也。例如《水仙子》:

一拳打脱凤凰,两脚蹬荆虎豹,单身撞出麒麟
东华人乱,紫罗襕老尽英
参详破邯郸,叹息杀商山,思量起华岳

冯惟敏

  冯惟敏《海浮山堂词稿》,小令、散套,皆喜用俗语俚言,而以苍莽雄直之气行之;其魄力之大,殆可凌驾;而王骥德诋其“直是粗豪,原非本色”,殊不可解。氏散曲,包罗万有,颇似词家之辛弃疾。其诙谐玩世之作,本色语尤多;其激壮苍凉处,读之又能使人神往;所谓“豪辣灏烂”之境,氏差足当之矣。节录《徐我亭归田》大令(集称套数为大令)之前三段,以见一斑:

[正宫端正好]跳出了虎狼穴,脱离了刀枪,天加护及早归
甫能撮凑到红尘,总是超三
[滚绣球]碜可查荆棘,活扑刺蛇蝎,打周遭挤成一,唬得俺脚难挪眉眼难
一个虚圈套眼下丢,一个闷葫芦脑后
躧着他转关儿登时成,犯着他诀窍儿当日兴
几曾见持廉守法躲了冤业?都只为爱国忧民成了祸
论甚么清
[叨叨令]见了个官来客,系上条低留答刺的
又不是金阶玉,免不得批留铺刺的
恰便似天差帝,做了些希留乎刺的
但沾着时乖运,落得他稽留聒刺的
兀的不碜杀人也么哥!兀自不碜杀人也么哥!单看你胡歪乱,妆一角伊留兀刺的
[脱布衫]谢天公特地安,感吾生苦尽甘
热还了蝇头利,再不把文章零

王磐

  王磐生富室,独厌绮丽之习,雅好古文词(《尧山堂外纪》)。王骥德称其散曲为北词之冠,谓其“俊艳工炼,字字精琢,惜不见长篇”(《曲律》)。善诙谐,兼工讽刺;虽同用北调,而作风与上述三家,截然不同;在人中,于为之。江盈科谓其“材料取诸眼前,句调得诸口头。其视匠心学古,艰难苦涩者,真不啻啖哀家梨也”(《雪涛诗话》)。录《满庭芳》“失鸡”一段:

平生淡薄,鸡儿不见,童子休
家家都有闲锅,任意烹
煮汤的贴他三枚火,穿炒的助他一把胡,到省了我开东
免终朝报,直睡到日头

  上述四家,在曲北调中,分据文坛,足以领袖一代。此外如常伦之悲壮艳丽,风格在间。杨循吉人而为北调,亦复潇洒有致。杨慎夫妇,并工散曲。《衡曲麈谭》称:“杨升庵颇有才情,所著《陶情乐府》,流脍人口。但人,调不甚谐,而摘句多佳。夫人亦饶才学,最佳者如《黄莺儿》‘积雨酿轻寒’一曲,字字绝佳。别和三词,俱不能胜,固奇品也。”廷和,有散曲集名《乐府遗音》,风调近张养浩《云庄休居乐府》。是氏父子夫妇,直以散曲世其家矣。录夫人《黄莺儿》“雨中遣怀”一段:

积雨酿轻,看繁花树树,泥途满眼登临
云山几,江流几,天涯极目空肠
寄书,无情征,飞不到
(案此曲亦见《南宫词纪》,以王骥德于北调作家中,特为附及)

《中国韵文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二零零二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