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学十讲

仄韵短调句式之安排与情感关系

龙榆生

  接着再来谈谈仄韵短调的句式安排对表达不同情感的关系。例如范仲淹的《渔家傲》和《御街行》:

塞下秋来风景衡阳雁去无留
四面边声连角
千嶂,长烟落日孤城

浊酒一杯家万燕然未勒归无
羌管悠悠霜满
人不,将军白发征夫
——《范文正公诗馀·渔家傲》
纷纷坠叶飘香
夜寂静,寒声
真珠帘卷玉楼空,天淡银河垂
年年今夜,月华如练,长是人千

愁肠已断无由
酒未到,先成
残灯明灭枕头攲,谙尽孤眠滋
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
——《范文正公诗馀·御街行》

这《渔家傲》前后阕除一个三言句外,约略相等于一首七言仄韵绝句,在句中的平仄安排是和谐的,而从整体的落脚字来看,音节却是拗怒的。加之句句押韵,显示着情绪的紧张迫促,是适宜于表达兀傲凄壮的爽朗襟怀的。《御街行》则是以三、五、七言的奇句和四、六言的偶句参互而成,看来好像最为适合“奇偶相生”的谐调规律,但前后阕除了中间一个七言句用了平收外,其馀全用仄声收脚,这就构成了整体的拗怒多于和谐;而且下半阕连用一个六言、两个四言的偶句直逼而下,采用一个五言单句使劲顿住,这就显示着心胸开阔、英姿飒爽的苍莽气度,便是用来抒写儿女柔情,也绝不至流于软媚的。内容和形式的统一是千姿百态的,即使用的是同一题材,不同形式也能表现不同作者的不同性格。且看李清照的《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
轻解罗裳,独上兰
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

花自飘零水自
一种相思,两处闲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
——李清照《漱玉词》

这后阕的内容和词汇,不都和范仲淹《御街行》的后阕大致相仿吗?但是我们把来对读,细味两者的音节态度,后一作者的“亦易飘飏于风雨”(刘熙载韦端己冯正中诸家词语,见《艺概》卷四《词曲概》)的娇怯性气,不是很容易体味出来的吗?这《一剪梅》用了全部的平声收脚,充分显示着情调的低沉,是没法把它振作起来的

《词学十讲》:北京出版社二零零五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四年五月十五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