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学十讲

流丽和婉的曲调

龙榆生

  现在回过头来看看,要构成和婉的音节,在长短句的安排上,怎样最为适合“奇偶相生、轻重相权”的八字法则?我们首先就得注意哪些调子是最接近近体诗的形式,哪些是掺杂了其他不同句式,它的落脚字的平仄又是怎样安排的,就可以推测到每一音节和婉的曲调,哪种比较适宜抒写缠绵凄艳的感情,哪种比较适宜抒写雍容华贵的风度,哪种比较适宜抒写波澜壮阔的襟抱,哪种比较适宜抒写跌荡开扩的胸怀。这一切都得先仔细体会他们的声容,才可以够得上具备“倚声”的条件。

  例如以三、五、七言句式构成而又使用平韵的词牌调,音节是最流美的。前几章中所提到的《忆江南》、《浣溪沙》、《鹧鸪天》一类短调,它们的句式都属奇数,而在整体上看,必得加上一两个对称的句子,这就使参差和整齐取得一种调剂,而使它们的声容态度趋于流丽谐婉。在五、七言近体诗的基础上再加变化,藉以增加它的声情之美的,有如下举诸调:

  (一)《小重山》:

春到长门春草
玉阶华露滴,月胧
东风吹断紫箫
宫漏促,帘外晓啼

愁极梦难
红妆流宿泪,不胜
手挼裙带绕阶
思君切,罗幌暗尘
——薛昭蕴《花间集》

  (二)《南乡子》:

回首乱山,不见居人只见
谁似临平山上塔,亭,迎客西来送客

归路晚风,一枕初寒梦不
今夜残灯斜照处,荧,秋雨晴时泪不
——苏轼《东坡乐府·送述古

  (三)《南歌子》:

雨暗初疑夜,风回便报
淡云斜照着山,细草软沙溪路马蹄

卯酒醒还困,仙村梦不
蓝桥何处觅
只有多情流水伴人
——苏轼《东坡乐府》

  (四)《江城子》:

十年生死两茫
不思,自难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

夜来幽梦忽还
小轩,正梳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
——苏轼《东坡乐府·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上述第一例《小重山》以三、五、七言参错间用,落脚字的平仄也很调匀,就使它的声容极掩抑低佪之致,恰宜表达缠绵悱恻的情感。第二例《南乡子》只是两首失粘格绝句诗的变体,前后阕首句减掉两字,而把它拉移到第三句下面,增多一个韵脚,使音节益趋于完美。第三例《南歌子》前后阕并以两个五言对句和一个七言、一个九言单句组成,由舒徐渐趋急促,末多两字,显得摇曳生姿,有馀音袅袅、缠绵不尽之致。第四例《江城子》前后阕并以七、三、三、七、三、三中间夹一个上四下五的九言句式组成,上紧促而下沉咽,又复异其情态。上述四例基本上是属于音节流美的。至于《阮郎归》:

旧香残粉似当,人情恨不
一春犹有数行,秋来书更

衾凤冷,枕鸳,愁肠待酒
梦魂纵有也成,那堪和梦
——晏几道《小山词》

除后阕开端化七言单句为三言对句外,并以七言和五言更迭而成。它在整体上的平仄安排,每句的第二字都用平声,恰和《南乡子》的全用仄声相反,在情调上此较低沉而彼较高亢,所以适用的意境也有所不同。这一短调小令几乎句句押韵,一气紧逼而下,是较宜抒写缠绵低抑情调的

  至于例用平韵而以四言和五言或六言和五、七言混合组成的短调小令,它们的音节态度基本上也是属于流丽谐婉这一类型的。举例如下:

  (一)《少年游》:

长安古道马迟,高柳乱蝉
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
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去年
——柳永《乐章集》
刀如水,盐胜雪,纤指破新
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
——周邦彦《清真集》

  (二)《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
去年春恨却来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琵琶弦上说相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
——晏几道《小山词》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
家童鼻息已雷
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
夜阑风静縠纹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馀
——苏轼《东坡乐府》

  这两个短调,虽然句度长短各家略有出入,但都音节谐婉,声情掩抑,对整体的安排是异常匀称的。

《词学十讲》:北京出版社二零零五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四年五月十五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