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学十讲

曲子词之慢曲长调

龙榆生

  谈到慢曲长调,有的原始单独存在的杂曲,有的却从整套大曲中抽出一遍来,配上歌词,独立演唱。王灼就曾说过:“凡大曲,就本宫调制引、序、慢、近、令,盖度曲者常态。”(《碧鸡漫志》卷三)例如《水调歌》,据《乐府诗集》卷七十九《近代曲辞》解题:“曲凡十一叠,前五叠为歌,后六叠为入破,其歌第五叠五言,调声最为怨切。”当时所配歌词,前五叠为七绝四首、五绝一首,后六叠为七绝五首、五绝一首。怎样缀合虚声以应曲拍,以音谱无存,无法考查。至填词所用《水调歌头》,该是摘用《水调歌》前五叠的曲拍,演成下面这种形式: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
我欲乘风归,又恐琼楼玉,高处不胜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
人有悲欢离,月有阴晴圆,此事古难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
——苏轼《东坡乐府》

这是用三、四、五、六、七言的不同句式混合组成,而以五言为主,副以两个六言偶句。其五言或六言偶句的平仄安排,亦皆违反近体律诗的惯例,它的音节高亢而稍带凄音,殆仍符合“第五叠五言调声最为怨切”的遗响。

  又如《梁州》大曲,据王灼称,曾见一本,有二十四段,叫作《凉州排遍》。他说:“后世就大曲制词者类皆简省,而管弦家又不肯从首至尾吹弹,甚者学不能尽。”(《碧鸡漫志》卷三)他所见到的《凉州排遍》,大概也就是元稹《琵琶歌》里面所提“梁州大遍最豪嘈”的《梁州大遍》中的一部分。这排遍竟有二十四段之多,而《乐府诗集》卷七十九所载《凉州曲》只存五段,前三段配以七绝二首,五绝一首,后排遍二段,都配上一首七绝。后来有人从其中摘出一两段,演出成为《梁州令叠韵》:

田野闲来,睡起初惊晓
樵青走挂小帘钩,南园昨夜,细雨红芳

平芜一带烟花,过尽南归
江云树俱远,凭阑送目空肠

好景难常,过眼韶华如
莫教鹈鴂送韶华,多情杨柳,为把长条

清樽满酌谁为
花下提壶:何妨醉卧花底,愁容不上春风
——晁补之《晁氏琴趣外篇》卷一

这两段和后两段的句式和声韵安排完全一样,可能是就原有曲拍截取一、两段制为小令,再在填词时重复一次,所以叫做《梁州令叠韵》。把它和《乐府诗集》所传五段歌词来相对照,这种错综变化是无任何迹象可寻了。

  又如《霓裳羽衣曲》,据白居易元微之《霓裳羽衣舞曲》自注:“散序六遍,无拍,故不舞也。中序始有拍,亦名拍序。”又说:“《霓裳》曲十二遍而终。凡曲将毕,皆节拍促速,惟《霓裳》之末,长引一声也。”(《白氏长庆集》)从这些话里面,可以推测到大曲的一般结构;而这《霓裳羽衣曲》的节奏,恰如氏此歌所形容:“繁音急节十二遍,跳珠撼玉何铿錚!”又称:“中序搫騞初入拍,秋竹竿裂春冰坼”,正可推想到这一套最负重名的大曲的声容态度是怎样动人的。南宋音乐家姜夔曾称:“于乐工故书中得《商调·霓裳曲》十八阕,皆虚谱无辞……予不暇尽作,作‘中序’一阕,传于世。”他所作的《霓裳中序第一》,其词如下:

亭皋正望,乱落江莲归未
多病却无气,况纨扇渐疏,罗衣初
流光过,叹杏梁双燕如
人何在?一帘淡月,仿佛照颜

,乱蛩吟,动庾信清愁似
沉思年少浪,笛里关山,柳下坊
坠红无信,漫暗水涓涓溜
飘零久,而今何意?醉卧酒垆
——《白石道人歌曲》

  细玩词的音节,在韵位和平仄的安排上,都使人有“秋竹竿裂春冰坼”的感觉。这些曲词是紧密结合原有曲调的抑扬抗坠,巧妙运用四声字调而组成,非一般近体诗的格律所能概括得了的。

《词学十讲》:北京出版社二零零五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四年五月十五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