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韵文史

第二十三章 词之复盛

龙榆生

  按:原书章内无小标题,为方便阅读,本电子版添加章内标题。电子版内容由手工录入,虽经多次校勘,错误仍在所难免,敬请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留意,并使用“读者留言”功能不吝指正。

词之地位

  代二百八十年,词人辈出,超轶二代,骎骎与两比隆。虽比体不复重被管弦,仅为“长短不葺之诗”;而一时文人精力所寄,用心益密,托体日尊;向所卑为“小道”之词,至是俨然上附于《风》《骚》之列;而二派,又各开法门,递主词坛,风靡一世。吾辈撇开音乐关系,以论词,则实有同于人之新乐府诗,于中国文学史上,占极重要之地位焉

初作者

  初作者,以吴伟业为“开山”;顺治康熙之间,制作益盛。聂先曾王孙合辑之《名家词钞》,所收至百种以上,皆此一时期之作品也。

  派未兴之前,有梁清标(字玉立真定人)、宋琬(字玉叔,号荔裳莱阳人)、王士禄(号西樵新城人)、王士禛士禄弟)、曹尔堪(字子顾嘉善人)、丁澎(字飞涛仁和人)、毛际可(字会侯遂安人)、曹贞吉(字升六,号实庵安邱人)、余怀(字澹心莆田人)、吴绮(字薗次江都人)、顾贞观(号梁汾无锡人)、钱芳标(字葆馚华亭人)、纳兰性德(原名成德,字容若满洲人)、彭孙遹(字骏孙,号羡门海盐人)、尤侗(字展成,号西堂长洲人)、毛奇龄(字大可萧山人)、徐釻(字电发吴江人)、陈维崧(字其年,号迦陵宜兴人)、严绳孙(字荪友无锡人)、孙枝蔚(字豹人三原人)等,皆一时之秀;而王士禛曹贞吉顾贞观纳兰性德彭孙遹毛奇龄陈维崧七家,尤为杰出。分述如下:

王士禛曹贞吉

  王士禛代大诗人,特工绝句,又标“神韵”之说;即以其法填词,故专以小令擅胜;唐允甲所谓“极哀艳之深情,穷倩盼之逸趣”(《衍波词序》)者是也。士禛以《浣溪沙》“红桥赋”三首负盛名;录一首如下:

北郭青溪一带,红桥风物眼中,绿杨城郭是

西望雷塘何处是?香魂零落使人,澹烟芳草旧

  曹贞吉《珂雪词》,洗尽绮罗芗泽之习,慷慨悲凉,为稼轩嫡系。王炜又称其“珠圆玉润,迷离哀怨,于缠绵款至中,自具潇洒出尘之致;绚烂极而平澹生,不事雕锼,俱成妙诣”(《珂雪词序》)。贞吉士禛山东人,而士禛之软媚,不似北人性格;以视贞吉之雄浑苍凉,有逊色矣。贞吉以《留客住》“鹧鸪”词著名,录之如下:

瘴云
五溪、沙明水碧,声声不断,只劝行人休
行人今古如织,正复何事关卿?频寄
空祠废驿,便征衫湿尽,马蹄难

风更,一发中原,杳无望
万里炎荒,遮莫摧残毛
记否越王春殿,宫女如花,只今惟剩
子规声续,想江深月黑,低头臣

顾贞观

  顾贞观以《贺新郎》“寄吴汉槎宁古塔以词代书”二首,最为世重;以书札体入词,已为创格;而语语真挚,字字以肺腑中流出,真可歌可泣之作也。词已为人传诵,不录。况周颐称:“容若梁汾交谊甚深,词亦齐名,而梁汾稍不逮容若;论者曰失之脆。”(《餐樱庑词话》)别录《夜行船》“郁孤台”一阕:

为问郁然孤峙,有谁来、雪天月
五岭南横,七闽东距,终古江山如

百感茫茫交集
憺忘归、夕阳西
尔许雄心,无端客泪,一十八滩流

纳兰性德

  纳兰性德明珠相国子,以进士官侍卫,具文武才。其词极为顾贞观陈维崧诸人所推服;维崧谓:“《饮水词》哀感顽艳,得南唐二主之遗。”其“长调多不协律,小令则格高韵远,极缠绵婉约之致”(周之琦说)。性德生长富厚,而词多凄惋之音,卒以短命,可悲也!录《浣溪沙》二阕:

谁念西风独自
萧萧黄叶闭疏,沉思往事立残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当时只道是寻
肠断斑骓去未,绣屏深锁凤箫,一春幽梦有无

逗雨疏花浓澹改,关心芳草浅深,不成风月转摧

彭孙遹

  彭孙遹工作艳词,风格绝近《花间》;朱孝臧有“吹气如兰彭十郎”(《彊村弃稿》)之语。尤侗称其“提攀李,含,与‘红杏尚书’‘花影郎中’平分风月”(《延露词序》);其人之风调,可以想见。录《卜算子》“赋艳”一阕:

又报玉梅开,笑泥青娥
去岁留心直到今,醉里如何

身作合欢床,臂作游仙
打起黄莺不放啼,一晌留郎

毛奇龄

  毛奇龄本经学家,其词旨精深而体温丽,亦特长于小令。近人邵瑞彭谓其“雅近以后乐府,风格在晚之上”。录《长相思》一阕:

长相思,在春
朝日曈曈熨花
黄鸟飞,绿波
雀粟衔素珰,蛛丝断金
欲着别时衣,开箱自展

陈维崧

  陈维崧朱彝尊齐名,而二家风格迵异。陈廷焯谓:“国初词家,断以迦陵为巨擘;后人每喜扬而抑,以为竹垞独得南宋真脉。”又云:“迦陵词沉雄俊爽,论其气魄,古今无敌手;若能加以浑厚沉郁,便可突过。”(《白雨斋词话》)维崧作品之多,殆为古今词家之冠;其《湖南楼词集》,兼综各体,而短调“波澜壮阔,气象万千”(说),亦开古今小令未有之奇。如《点绛唇》云:“悲风吼,临洺驿口,黄叶中原走。” 《好事近》云:“别来世事一番新,只吾徒犹昨!话到英雄失路,忽凉风索索。”并于“平叙中峰峦忽起,力量最雄”(说)。其长调纵笔所之,雄杰排奡,不复务为含蓄,一如“元祐体”之诗;词体之解放,盖到维崧而达于最高顶矣。其尤可注意者,则《迦陵词》中,不特开未有之境,且以社会思想,发之于词。例如《贺新郎》“纤夫词”,直似张籍王建乐府。词至迦陵,应用无方:而人多不留意于此,特为拈出如下:

战舰排
正天边、真王拜印,蛟螭蟠
征发棹船郎十万,列郡风驰雨
叹闾左、骚然鸡
里正前团催后保,尽累累锁系空仓
捽头去,敢摇

稻花恰称霜天
有丁男、临歧诀绝,草间病
此去三江牵百丈,雪浪排樯夜
背耐得、土牛鞭
好倚后园枫树下,向丛祠亟倩巫浇
神祐我,归田

  初人词,大抵不出二派。一派沿人遗习,以《花间》、《草堂》为宗,而工力特胜;其至者乃欲上追五代;如王士禛纳兰性德彭孙遹诸人是。一派宗,发扬蹈厉,以自写其胸中磊砢不平之气,其境界乃前无古人;如曹贞吉陈维崧诸人是。宗派之说起,而风气为之一变;虽词体益尊,气格益醇,而初柔婉博大之风,不可复睹矣

《中国韵文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二零零二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