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韵文史

第十七章 人散曲之清丽派

龙榆生

  按:原书章内无小标题,为方便阅读,本电子版添加章内标题。电子版内容由手工录入,虽经多次校勘,错误仍在所难免,敬请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留意,并使用“读者留言”功能不吝指正。

清丽派之渊源及代表词人

  自贯云石标举卢疏斋(名,字处道,一字莘老涿郡人)之媚妩,与关汉卿庾吉甫(名天锡大都人)之妖娇,而散曲别有清丽一派。后人乃推乔吉(字孟符,号笙鹤翁太原人)、张可久(字小山庆元人)为此派代表。李开先云:“乐府之有,犹诗家之有。”(《千顷堂书目引》)朱彝尊厉鹗刘煕载辈,皆无异辞。煕载称:“张小山乔梦符,为曲家翘楚。小山极长于小令。梦符虽颇作杂剧、散套,亦以小令为最长。两家固同一骚雅,不落俳语;惟尤翛然独远耳。”(《艺概》)皆久居杭州,疑颇受南宋词派之影响。许光治云:“至曲几谓俚言俳语矣,然张小山乔梦符散曲犹有前人规矩在;俪辞追乐府之工,散句撷之秀;惟套曲则似涪翁俳词,不足鼓吹风雅。”(《江山风月谱散曲自序》)俚言俳语,原为曲之本色;至而风气一变,遂以“骚雅”为归;与诸家之“妩媚妖娇”者,又自歧为二派。以为奇丽,为雅丽,庶几近之耳。

关汉卿

  关汉卿以杂剧擅胜场,其散套亦常有奇丽之作;而以《不伏老》一套为尤著。录其煞尾一段:

我却是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妙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子弟每谁教你钻入他锄不断、斫不下、解不开、顿不脱、慢腾腾千层锦套
我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赏的是洛阳花,扳的是章台
我也会吟诗,会篆,会弹丝,会品
我也会唱《鹧》,舞《垂》。
会打围,会蹴,会围棋,会双
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瘸了我腿,折了我,天与我这几般儿歹症,尚兀自不肯
只除是阎王亲令唤,神鬼自来,三魂归地府,七魄丧冥,那其间才不向这烟花路儿上

卢挚

  卢挚专工小令,风格有骚雅近者。酸斋所谓“仙女寻春,自然笑傲”之作,则仍以用本色语者为多。录《寿阳曲》“别珠帘秀”一段:

才欢,早间,痛煞煞好难割
画船儿载将春去,空留下半江明

  庾天锡亦工杂剧,散曲见氏二选本中。氏所称“适如少美临杯,使人不能对殢”之作,殊不可见,则曲之散佚者多矣!

酸甜乐府

  徐再思贯云石之《酸甜乐府》,恰成两派。近人任讷云:“则近于豪放,则近于清丽;而二人言情之作,尖透圆浑处,则莫辨酸甜菜,俱臻妙味。”(《新辑酸甜乐府提要》)再思仅有小令流传。录《水仙子》一段:

一声梧叶一声,一点芭蕉一点,三更归梦三更
落灯花棋未,叹新丰孤馆人
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都到心

乔吉

  乔吉兼作杂剧,特工小令,传世有《惺惺道人乐府》、《文湖州集词》二种。其套数散见各选本,作品不多。李开先曾序其集云:“评其词者,以为若天吴跨神鳌,噀沫于大洋,波涛汹涌,有截断众流之势。”(《艺概》引)厉鹗亦称其“出奇而不失之于怪,用俗而不失之为文”(《散曲概论》引)。能以俗为雅,以自成其清丽,其境或有为可久所不及者。北人,而久居钱塘山水之窟,于作品风格,不无相当影响。录小令二段:

  《水仙子·咏雪》

冷无香柳絮扑将,冻成片梨花拂不
大灰泥漫不了三千
银棱了东大,探梅的心禁难
面瓮儿里袁安舍,盐罐儿里党尉,粉缸儿里舞榭歌

  《殿前欢·登江山第一楼》

拍阑,雾花吹鬓海风,浩歌惊得浮云
细数青,指蓬莱一望
纱巾、鹤背骑来
举头长啸,直上天

张可久

  张可久传作之多,冠于。旧有《小山北曲联乐府》,内分《今东府》、《苏堤渔唱》、《吴盐》、《新乐府》四种。涵虚子称可久为“词林宗匠”,谓:“其词清而且丽,华而不绝,有不吃烟火食气;真可谓不羁之材;若被太华之仙风,招蓬莱之海月。”(《太和正音谱》)李开先又称:“小山词瘦至骨立,血肉销化俱尽,乃炼成万转金铁躯。”(《艺概》引)可久为散曲专家,不传杂剧。其小令雅丽超逸,迈绝辈流;而散套“长天落彩霞”一曲,沈德符以与马东篱“百岁光阴”并列,谓“为一时绝唱,其馀皆不及也”(《顾曲杂言》)。题为《湖上晚归》,见《太平乐府》,未入本集。移录如下:

[南吕一枝花]长天落彩霞,远水涵秋
花如人面红,山似佛头
生色围,翠冷松云,嫣然眉黛
但携将旖旎浓香,何必赋横斜瘦
[梁州]挽玉手留连锦裀,据胡床指点银,素娥不嫁伤孤
想当年小小,问何处卿
东坡才调,西子娉婷,总相宜千古留
吾二人此地私六一泉亭上诗,三五夜花前月,十四弦指下风
可憎,多,捧红牙合和《伊州》。
万籁寂,四山,幽咽泉流水下,鹤怨猿
[尾]岩阿禅窟鸣金,波底龙宫漾水
夜气,酒力,宝篆销,玉漏
笑归来仿佛二,煞强似踏雪寻梅灞桥

小山小令,固以雅丽见长;在全集中,约占十之七八。豪放之作,亦时有之。读之如入宝山,殆有无处不工之感!其雅丽之作,可以下列二段为例:

  《清江引·春思》

黄莺乱啼门外,雨细清明
几消几日春?又是想思
梨花小窗人病

  《一半儿·秋日宫词》

花边娇月静妆,叶底沧波冷翠,池上好风闲御
可怜
一半儿芙蓉,一半儿

二段皆言简而趣味无穷,太似人绝句。至其豪放之作,亦激壮苍凉,不亚他家。例如下列二段:

  《红绣鞋·天台瀑布寺》

绝顶峰攒雪,悬崖水挂冰,倚树哀猿弄云
血华啼杜宇,阴洞吼飞,比人心山未

  《满庭芳·客中九日》

乾坤俯,贤愚醉酸,今古非
剑花寒夜坐归心
又是他
九日明朝酒,一年好景橙
龙山,西风树,吹老鬓毛

李致远

  可久人雅丽一派之宗。同时作者除徐再思外,尚有任昱(字则明四明人)、曹明善李致远之流,皆其同派。李履贯无考,作品并见人诸选本;而任昱为最富,致远风调最佳。录致远《天净沙》“春闺”一段:

画楼徙倚阑,粉云吹做修,壁月低悬玉
落花懒,罗衣特地春

《中国韵文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二零零二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