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韵文史

第十二章 南宋词之典雅化

龙榆生

  按:原书章内无小标题,为方便阅读,本电子版添加章内标题。电子版内容由手工录入,虽经多次校勘,错误仍在所难免,敬请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留意,并使用“读者留言”功能不吝指正。

词归醇雅

  朱彝尊论词,谓:“至南宋始极其工,至季而始极其变。”(《词综发凡》)又言:“词莫善于姜夔;宗之者张辑卢祖皋史达祖吴文英蒋捷王沂孙张炎周密陈允平张翥杨基,皆具之一体。”(《黑蝶斋词序》)张翥杨基人,馀并为南宋之所谓正统词派,而以“醇雅”为归者也。

  室南渡,大晟遗谱莫传;于是音律之讲求,与歌曲之传习,不属之乐工歌妓,而属之文人与贵族所蓄之家姬;向之歌词为雅俗所共获听者,至此乃为贵族文人之特殊阶级所独享:故于辞句务崇典雅,音律益究精微;此南宋词之所以为“深”,而与北宋殊其归趣者也

  南宋偏安之局既定,士习苟安,时或放意声歌,借以“乱思遗老”。是时临安方面,则有张镃(字功甫,号约斋俊孙)极声伎之盛;《浩然斋雅谈》曾记陆游会饮于南湖园,酒酣,主人出小姬新桃者歌自制曲以侑尊。苏州方面,则有范成大,亦家蓄声伎。《砚北杂志》称:“尧章姜夔)制《暗香》《疏影》两曲,公(成大)使二妓肄习之,音节清婉。尧章吴兴,公寻以小红赠之。”二家,以园亭声伎,驰誉,一时名士大夫,竞相趋附。《紫桃轩杂缀》又称:“功甫豪侈而有清尚,尝来吾郡海盐,作园亭自恣,令歌儿衍曲,务为新声,所谓海盐腔也。”南宋声曲产生之地,既属私家,其人又儒雅风流,故宜与教坊乐工异其好尚。词派之归于“醇雅”,此其重大原因也。

姜夔

  姜夔(字尧章,自号白石道人鄱阳人)生于,长于,流寓于,往来于之间,与成大并为文字友。张羽称其“通阴阳律吕,古今南北乐部;凡管弦杂调,皆能以词谱其音”(《白石道人传》)。亦自言:“予颇喜自制曲;初率意为长短句,然后协以律,故前后阕多不同。”(《长亭怨慢》)以词家兼精音律,特多创调;其音节之谐婉,与词笔之清空,视北宋诸家,又自别辟境界。张炎论词主“清空”,谓“清空则古雅峭拔”;又称:“白石词如《暗香》、《疏影》、《扬州慢》、《一萼红》、《琵琶仙》、《探春》、《八归》、《淡黄柳》等曲,不惟清空,又且骚雅,读之使人神观飞越。”兹录《扬州慢》一阕如下:

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
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
自胡马、窥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
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
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

此词洵可以“清空骚雅”四字当之。至《暗香》、《疏影》二阕,最为世所称道;而多用故实,反令人莫测其旨意所在;此吾国文人之惯技,亦过崇典雅者之通病也

吴文英

  汪森《词综》作序,谓:“鄱阳姜夔出,句琢字炼,归于醇雅;于是史达祖高观国羽翼之。”达祖(字邦卿人)惟工咏物,别详下章。张炎观国(字宾王山阴人)与吴文英(字君特,号梦窗四明人)并称,谓其“格调不凡,句法挺异,俱能特立清新之意,删削靡曼之词,自成一家”(《词源》)。张辑(字宗瑞,号东泽鄱阳人)、卢祖皋(字申之,号蒲江永嘉人),虽与白石同调,而无甚独到处;较真力弥满耳。典雅词派之中坚人物,不得不推吴文英

  与文英同时之尹焕(字惟晓,号梅津山阴人),即极推重词,谓:“求词于吾,前有清真,后有梦窗,此非之言,天下之公言也。”(《绝妙好词笺》)而张炎则持反对之说,谓:“词要清空,不要质实;质实则凝涩晦味。吴梦窗词,如七宝楼台,眩人眼目,碎拆下来,不成片段。”(《词源》)梦窗之于白石,虽境界不同,而风气所趋,并崇典雅;词家之典雅派,亦至梦窗始正式建立沈义父述其曾与梦窗讲论作词之法,而为之说云:“音律欲其协,不协则成长短之诗;下字欲其雅,不雅则近乎缠令之体;用字不可太露,露则直突而无深长之味;发意不可太高,高则狂怪而失柔婉之意。”(《乐府指迷》)此南宋典雅词派之最高标准也。义父又言:“梦窗深得清真之妙,其失在用事下语太晦处,人不可晓。”(《乐府指迷》)后之论词者,毁誉参半;要其造语奇丽,而能以疏宕沉着之笔出之;其虚实兼到之作,诚有如周济所称:“奇思壮采,腾天潜渊”(《宋四家词选序论》)者;亦岂容以其有过晦涩处,而一概抹杀之也?兹录《八声甘州》“灵岩陪庾幕诸公游”一阕为例:

渺空烟四远,是何年青天坠长
幻苍崖云树,名娃金屋,残霸宫
箭径酸风射眼,腻水染花
时靸双鸳响,廊叶秋

宫里吴王沉醉,倩五湖倦客,独钓醒
问苍天无语,华发奈山
水涵空、阑干高处,送乱鸦斜日落渔
连呼酒,上琴台去,秋与云

  吴文英后,惟王沂孙(字圣与,号碧山,又号中仙会稽人)词格最高;然亦偏工咏物,后当别论。蒋捷(字胜欲,号竹山宜兴人)词“洗炼缜密,语多创获”(刘煕载《艺概》);其“思力沉透处,可以起懦”(周济说)。陈允平(字君衡四明人)词学周邦彦,有《西麓继周集》,不失雅正之音。二家亦典雅派之“附庸”也。

周密

  周密(字公谨,号草窗济南人,流寓吴兴)、张炎(字叔夏,号玉田,又号乐笑翁五世孙,家临安)为南宋典雅词派之后劲。二人并经亡国之痛,时有哀怨之音。密著作甚富,或与吴文英合称“二窗”。周济称其词“敲金戛玉,嚼雪盥花,新妙无与为匹”(《介存斋论词杂著》);又谓:“草窗最近梦窗;但梦窗思沉力厚,草窗则貌合耳。若其镂新斗冶,固自绝伦。”(《宋四家词选》)兹录《曲游春》一阕如下:

禁苑东风外,飏暖丝晴絮,春思如
燕约莺期,恼芳情偏在,翠深红
漠漠香尘,沸十里乱弦丛
看画船尽入西泠,闲却半湖春

,新烟凝,映帘底宫眉,堤上游
轻暝笼寒,怕梨云梦冷,杏香愁
歌管酬寒,奈蝶怨良宵岑
正满湖碎月摇花,怎生去

张炎

  张炎为词学专家,所著《词源》,论律吕宫调与作词之法甚备。其父(字斗南,号寄闲老人)晓畅音律。承家学,作词持律甚严;尝称:“先人每作一词,必使歌者按之,稍有不协,随即改正。”(《词源》)又极称杨缵(字继翁,号守斋,又号紫霞翁严陵人)“精于琴,故深知音律,一字不苟作”。受其父及氏之薰陶,乃极端主张“词以协音为先”,至不惜牺牲词意以就音谱;又特注重句法、字面;近人胡适遂有“词匠”之讥(《词选序》)。然其论词,主“清空骚雅”,为典雅派作之矩矱,其影响于词苑者至深。其自为词,则仇远所谓“意度超玄,律吕协洽,不特可写音檀口,亦为被歌管,荐清庙;方之古人,当与白石老仙相鼓吹”(《山中白云词跋》)者;可想见其风格。兹录《高阳台》“西湖春感”一阕如下:

接叶巢莺,平波卷絮,断桥斜日归
能几番游?看花又是明
东风且伴蔷薇住,到蔷薇、春已堪
更凄,万绿西泠,一抹荒

当年燕子知何处?但苔深韦曲,草暗斜
见说新愁,如今也到鸥
无心再续笙歌梦,掩重门、浅醉闲
莫开,怕见飞花,怕听啼
《中国韵文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二零零二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