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韵文史

第二十章 诗之衰敝

龙榆生

  按:原书章内无小标题,为方便阅读,本电子版添加章内标题。电子版内容由手工录入,虽经多次校勘,错误仍在所难免,敬请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留意,并使用“读者留言”功能不吝指正。

  

  诗专尚摹拟,鲜能自立。一代文人之才力,趋新者争向散曲方面发展;守旧者则互相标榜,高谈复古以自鸣高;转致汨没性灵,束缚才思;末流竞相剽窃,丧其自我诗喜言盛,乃不免化神奇为臭腐;又多立门户,以相攻击;作者虽多,要为诗歌史上之一大厄运已!

刘基

  初作者,以刘基(字伯温青田人)、高启(字季迪长洲人)最为杰出。王世贞谓:“才情之美,无过季迪;声气之雄,次及伯温。”(《艺苑卮言》),振奇人也,为诗独标高格,极见抱负,而尤工乐府。例如《走马引》:

天冥冥,云濛,当天白日中贯
壮士拔剑出门去,手提仇头掷草
掷草中,血漉,追兵夜至深谷
精神感天天心太乙乃遣天马从天,挥霍雷电扬风
壮士呼,天马,横行白昼,吏不敢
戴天之耻自古有必报,天地亦与相扶
夫差徒能不忘而报,栖于会稽又纵
始知壮士独无愧,鲁庄何以为人

台阁体及前后“七子”

  永乐成祖)以来,有所谓“台阁体”者,以“三”(杨士奇杨荣杨溥)为主,雍容平易,有承平之风。迨“孝宗年号弘治武宗年号正德)四杰”(李梦阳何景明边贡徐祯卿)起,言诗必盛,而风气为之一变。(字仲默信阳人)、(字天赐,更字献吉,庆阳人)最负重名,力倡复古;而李东阳(字宾之,号西涯茶陵人)实为先导。嘉靖世宗)间,李攀龙(字于鳞历城人)、王世贞(字元美,自号弇州山人太仓人)出,复奉以为宗;天下推“为四家人,莫不争效其体。梦阳欲使天下毋读以后书”(《四库空同集提要》),景明则深崇“初四杰”之格。王士禛云:“接迹风人《明目篇》,郎妙悟本从天。当时体,莫逐刀圭误后贤。”(《论诗绝句》)则对景明亦致不满也。

  诗有前后“七子”之目,“后七子”以攀龙为冠,世贞从而和之;攀龙先逝,而世贞名位日高,声气日广,执诗坛之牛耳者,垂二十年。袁宏道兄弟,尝以“赝古”诋攀龙世贞持论,亦主诗必盛,而藻饰太甚,攻者四起;然其对于各种文艺,并善批评,所著《艺苑卮言》,亦文学批评中之要籍也。

  谢榛(字茂秦临清人)名稍亚于,特以五言近体,独步于“后七子”间。尝与结社燕市,其论诗宗旨,亦略相同。

公安

  人摹拟之习,至“公安”(宗道伯修宏道无学中道小修)出,始渐革除。宗道始与南充黄辉,力排之说,论诗于白居易,于苏轼。其弟宏道中道,益矫以清新轻俊;学者多舍而从之,目为“公安体”(参考谢无量《中国大文学史》)。其所持宗旨,谓:“自有古诗,不必《选》体,中晚皆有诗,不必初盛;各有诗,不必人。诗色泽鲜妍,如旦晚脱笔砚者;今诗才脱笔砚,已是陈言;岂非流自性灵,与出自剽拟所从来异乎?”(《静志居诗话》引)凡此,皆深中代诸家之病,宜“一时闻者涣燃神悟,若良药之解散,而沉疴之去体也”(朱彝尊说)。其诗虽间出以俳谐调笑,又杂俚言,而生气充溢行间,信代诗坛之一大解放已!

  三之后,复有伯敬竟陵人)、元春友夏竟陵人)合选《古诗归》、《唐诗归》二书,学者靡然从之,谓之“竟陵体”。其诗务为幽深孤峭;朱彝尊斥其“着一字务求之幽晦,构一题必其于不通”(《静志居诗话》),且以“妖孽”目之,未免贬抑过甚。然诗至此复坏,而国亦旋亡矣。

《中国韵文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二零零二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