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韵文史

第十章 诗圣杜甫

龙榆生

  按:原书章内无小标题,为方便阅读,本电子版添加章内标题。电子版内容由手工录入,虽经多次校勘,错误仍在所难免,敬请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留意,并使用“读者留言”功能不吝指正。

时代背景

  天宝之乱,诗人转徙流离,回首承平,如梦初觉;于是出其训练有素之诗笔,以从事于目击身经社会实际状况之描写,由浪漫而回到平实,由天上而回到人间(参用胡适《白话文学史》);用诗歌以表现人生,反映社会;于是内容益见充实,光焰万丈,亘古常新杜甫适当其时,既体备众制,旋经丧乱流离之痛,实始转移目标,以表现时代精神,而开诗坛之新局。无论内容形式,创格至多。自元稹秦观,咸以为集大成之作者;近人梁启超,且有“情圣杜甫”之目。谓杜甫为“诗圣”,盖古今无异辞矣。

论诗主张

  论诗主张,与李白异趣。好为高论,则奄取众长。尝言“不薄今人爱古人”,“转益多师是汝师”;又称“窃攀宜方驾,颇学苦用心”(《戏为六绝句》);并足窥见其训练之精工,与门庭之广大。其取材既博,又能舍短取长,故其为诗,“上薄《风》《雅》,下该,言夺,气吞,掩之孤高,杂之流丽,尽得古人之体势,而兼今人之所独专”(元稹《杜君墓志铭》)。此其技术之训练,过于当世诸贤者也。

内容题材

  诗功既深,乃脱弃古人,而自行创造。元稹称其“《悲陈陶》、《哀江头》、《兵车》、《丽人》等,凡所歌行,率皆即事名篇,无复倚傍”(《乐府古题序》)。其五言古体,如《北征》、《奉先咏怀》、《三吏》、《三别》诸作,并能注意民生疾苦,表现当世社会实在情形,可泣可歌。至《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之末段:

安得广厦千万,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风雨不动安如

呜呼!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吾庐独破受冻死亦

悲壮热烈,真有“释迦基督担当人世罪恶之意”(借用王国维李后主词句),之所以为“情圣”者以此。更录《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一首如下:

杜陵有布衣,老大意转
许身一何愚?窃比
居然成濩落,白首甘契
盖棺事则已,此志常觊
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
取笑同学翁,浩歌弥激
非无江海志,萧洒送日
生逢君,不忍便永
当今廊庙具,构厦岂云
葵藿倾太阳,物性固难
顾惟蝼蚁辈,但自求其
胡为慕大鲸,辄拟偃溟
以兹悟生理,独耻事干
兀兀遂至今,忍为尘埃
终愧,未能易其
沉吟聊自适,放歌破愁

岁暮百草零,疾风高冈
天衢阴峥嵘,客子中夜
霜严衣带断,指直不得
凌晨过骊山,御榻在嵽
蚩尤塞寒空,蹴踏崖谷
瑶池气郁律,羽林相摩
君臣留欢娱,乐动殷樛
赐浴皆长缨,与宴非短
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
鞭挞其夫家,聚敛贡城
圣人筐篚恩,实欲邦国
臣如忽至理,君岂弃此
多士盈朝廷,仁者宜战
况闻内金盘,尽在
中堂舞神仙,烟雾蒙玉
暖客貂鼠裘,悲管逐清
劝客驼蹄羮,霜橙压香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
荣枯咫尺异,惆怅难再

北辕就,官渡又改
群冰从西下,极目高崪
疑是崆峒来,恐触天柱
河梁幸未坼,枝撑声窸
行旅相攀援,川广不可
老妻寄异县,十口隔风
谁能久不顾?庶住共饥
入门闻号咷,幼子饥已
吾宁舍一哀?里巷亦呜
所愧为人父,无食致夭
岂知秋未登,贫窭有仓
生常免租税,名不隶征
抚迹犹酸辛,平人固骚
默思失业徒,因念远戍
忧端齐终南,澒洞不可

革新律绝诗法

  诗有云“诗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赠韦左司》);又云“词源倒流三峡水,笔阵横扫千人军”(《醉歌行》);不啻自道其歌行之体格。至入以后,生活较为安定,又稍转变作风;兴之所至,不惜破坏律体,自创音节;开诸贤无数法门。例如《九日》:

去年登高郪县北,今日重在涪江
苦遭白发不相放,羞见黄花无数
世乱郁郁久为客,路难悠悠常傍
酒阑却忆十年事,肠断骊山清路

律诗,格调绝不相同,此足见之富于解放精神也,其绝句信口冲出,啼笑雅俗,皆中音律;(王世贞说)而绝去寻常畦町。其愤慨之作,有如《三绝句》之一:

殿前兵马虽骁,纵暴略与
闻道杀人汉水上,妇女多在官军

诙谐之作,有如《绝句漫兴》九首之一:

隔户杨柳弱袅,恰似十五女儿
谁谓朝来不作意?狂风挽断最长

在盛绝句中,未见第二人如此作法者,又足见之富于创作精神也。

  总之于诗歌,从多方面发展,又无体不别出新意。天宝之乱,成就此伟大诗人,实诗歌史上之无上光荣矣

《中国韵文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二零零二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