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韵文史

第九章 诗歌之黄金时代

龙榆生

  按:原书章内无小标题,为方便阅读,本电子版添加章内标题。电子版内容由手工录入,虽经多次校勘,错误仍在所难免,敬请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留意,并使用“读者留言”功能不吝指正。

  太宗奠定国基,累世帝王,并崇文学,积百馀年之涵养,至开元天宝间,篇什纷披,人才辈出。既而禄山思明)乱作,诗人忧患饱更,愁苦呼号,作风丕变。乱前乱后,又为一大转关,而此五六十年间,遂为诗歌之黄金时代

李白

  盛作者,世推摩诘河东人)、)、达夫渤海人)、南阳人),而四家并擅乐府新词,别出机杼。李白以复古自任,而笔力变化,极于歌行王世贞为七言歌行之圣,谓能“以气为主,以自然为宗,以俊逸高畅为贵,咏之使人飘飘欲仙”(《艺苑卮言》)。例如《梦游天姥吟留别》:

海客谈,烟涛微茫信难
人语,云霓明灭或可
天姥连天向天,势拔五岳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
我欲因之梦,一夜飞度镜湖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
公宿处今尚在,绿水荡漾清猿
脚著公屐,身登青云
半壁见海日,空中闻天

千岩万转路不,迷花倚石忽已
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
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
列缺霹雳,丘峦崩
洞天石扇,訇然中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
霓为衣兮风为马,云之君兮纷纷而来
虎鼓瑟兮鸾回车,仙之人兮列如
忽魂悸以魄动,恍惊起而长
惟觉时之枕席,失向来之烟

世间行乐亦如
古来万事东流
别君去兮何时
且放白鹿青崖,须行即骑访名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

惝恍迷离,涉想奇幻;用笔尤超拔纵恣,不仅能见其想象力之高而已。

王维

  王维好禅静,爱山水,开代“自然诗人”之宗;而乐府歌词,在当时流传颇盛。死后代宗曾对其弟言:“卿之伯氏,天宝中,诗名冠代。朕尝于诸王座闻其乐章。”其作《洛阳女儿行》时年仅十六,作《桃源行》时年仅十九,作《燕支行》时年仅二十一(并见《王右丞集》自注)。其乐府歌行,大抵皆少作。晚居辋川别业,与裴迪弹琴赋诗,歌唱自然,悠然有出世之想,作品乃与陶潜为近。

高适岑参与边塞诗

  歌行,最为矫健;尤磊落奇俊,特工边塞之作尝从封常清军,官安西,先后凡五载(参考《旧唐书·封常清传》及《许彦周诗话》)。所有绝域风光,奇闻异事,皆身亲而目击之。故其诗亦挟塞外风沙之气,声容激壮,变化无方。例如《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平沙莽莽黄入
轮台九月风夜,一川碎石大如,随风满地石乱
匈奴草黄马正,金山西见烟尘,汉家大将西出
将军金甲夜不,半夜军行戈相,风头如刀面如
马毛带雪汗气,五花连钱旋作,幕中草檄砚水
虏骑闻之应胆,料知短兵不敢,车师西门伫献

是能于之外,别成风格。南宋陆游之作,受其影响甚深。

王维与山水诗

  自王维栖心禅悦,寄情山水,为歌唱自然之诗;孟浩然襄阳人)、储光羲兖州人)继之,并以陶潜为法。沈德潜谓:“诗胸次浩然,其中有一段渊深朴茂不可到处。人祖述者,右丞有其清腴,山人有其闲远,太祝有其朴实。”(《说诗晬语》)三家皆多作五言,与诸人分途发展;而之五言绝句,如《辋川集》中诸作,尤简淡高远,不食人间烟火气,是能于诸家之外,开径独行者。特录二首如下:

  《木兰柴》

秒山敛馀照,飞鸟逐前
彩翠时分明,夕岚无处

  《栾家濑》

飒飒秋雨中,浅浅石溜
跳波自相溅,白鹭惊复

前人称“诗中有画”,信然。

绝句入乐之风

  人以绝句入乐,开元天宝间,此风尤盛。旗亭赌唱,所歌并为绝句诗(详《碧鸡漫志》)。一时作者云兴,而李白王昌龄(字少伯京兆人)最为杰出。王世贞称:“七言绝句,王江陵昌龄曾官江陵丞)与太白争胜毫厘,俱是神品。”(《艺苑卮言》)昌龄所作宫怨,尤深合风人微婉之义,饶弦外之音。例如《长信秋词》:

奉帚平明金殿,且将团扇暂徘
玉颜不及寒鸦色,犹带昭阳日影

深情幽怨,意旨微范,令人测之无端,玩之无尽(《唐诗别裁集》)。王士禛以此与王维之渭城朝雨”,李白之“朝辞白帝”,王之涣之“黄河远上”,为人压卷之作。以为“终之世,绝句亦无出此四章之右者”(《万首绝句选凡例》)。若论寄兴深微,则三家视此,殆犹有逊色焉。

其他作者

  此一时期之诗歌,如上述诸家,并各有其创造精神,而自成体格。他如殷璠《河岳英灵集》所隶盛作者,如常建刘眘虚张渭王季友陶翰李颀崔颢薛据綦母潜崔国辅贺兰进明崔曙王湾祖咏卢象李嶷阎防之属,所谓“既闲新声,复晓古体,文质半取,风骚两挟,言气骨则建安为传,论宫商则太康不远”(《河岳英灵集论》)者,亦足窥见当时作者之盛,兹亦不暇详及云。

《中国韵文史》:上海古籍出版社二零零二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