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榆生先生文集

三、绝艺超群

龙榆生

  按:原文于 1944 年 6 月 2 日(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写成,先生其时四十三岁,载于《求是》杂志一卷四号(同年 6 月 15 日出版),另有《补记》追述萧友梅事及《忍寒漫录》一则。此前已有《乐坛怀旧录》刊于《求是》一卷二号(同年 4 月 15 日,怀念萧友梅)。本电子版乃根据龙榆生先生手稿重新录入而成。原文未分节,电子版为阅读方便,将原文分成三小节,小节标题为编者所加。

  先生的确够得上是个多才多艺的人!除了诗词歌曲之外,写字绘画,都是超逸绝尘的,尤其篆刻是他的绝技,别有一种气味,我以为当世印人,没有一个能敌得过他的,他也非常自负。我爱他刻的边款,尤其佩服他在印石上刻的佛像,我书案上陈列着两方,虽然石质不佳,而朴茂奇古之气,和魏斋造象差相仿佛。我偶然偷得一些闲功夫,总喜欢拿出来摩挲把玩,痛惜着这绝世才人,竟至潦倒穷愁以死!我佛有灵,或者接引他到西方极乐世界去,留下我这钝根人,忏悔着一切的一切,还有什么意思呢!先生身怀绝艺,也曾从石埭杨仁山老居士学佛,而他的性格确实相当古怪的。他也卖字卖画,拿了人家的钱,老是不交卷。人家求他刻印,送去不少田黄鸡血一类的珍贵印材,碰到他高兴的时候,他可以随手刻成,赠给另外的朋友,那原主却落了一个空。摸着他的脾气的人,请他上上小菜馆,和他常在一块儿闲扯,投其所好,他可以自告奋勇的,替你刻上百来块的图章,或者画上几十张的山水花卉,他并不会向你索润笔。我和他相交十几年,也算得上生死伙伴,可是他答应我画的西湖梦游图,过了十年,至死不曾交出。他替我刻了十几块图章,画了不到几幅的画,有些还是坐索的。据我所知道的朋友,除了屈沛霖先生和一位君,得了他不少的图章,拓成整部的印谱,还有吕贞白陈蒙庵两位,也曾求得百方以上的图章。他替蒙庵画了一部花卉册子,冶青藤白阳于一炉,而自有其超妙自得的天趣,这绝品是很希望蒙庵替他设法影印流传的!我爱先生的率笔,所有他的篆刻边款,和题画的诗词,都是不假思索而成,能够曲尽其妙。我希望有好事者替他收集,留给艺坛上以一种极好的灌溉,再生出许多灿烂光洁的鲜花来!

  提起先生的集词联,全是一气呵成,天衣无缝!他曾用荣宝斋的便条笺,写了许多给我,精雅极了!我曾在《同声月刊》上发表过。最近屈沛霖先生替他用玻璃版印了一本《大厂集宋词帖》,并附了先生致沛霖的手札,中间一段是说:“此易孺有生数十寒暑经行居处江海关塞湖山城市之境,与夫投接遭值处理诸凡人物事故之总汇,括聚于一环,而有以自襮自审之奇迹,中不羼一俗尘以我亵也。虽游戏三眛,亦智慧具足”。又说:“惟生乎大概,能诇知四三者,并世今仅王秋翁一人”。卷首又冠以“念奴娇·集诸家本调,并依原句位置,自题代言录”云:

老夫白首刘克庄,正无聊情绪赵师侠,幽斋岑周清真
彩笔风流偏解写辛弃疾,尔辈何烦涉方岳
冰雪襟怀黄升,柳蒲憔悴赵长卿,此意无人杨炎
邻家相问范成大,妙处难与君张孝祥

遥想居士床头葛郯,千花百草毛幵,处处成陈周密
嚼徵含商陶雅兴张榘,恨把年华虚管鉴
眼底山河刘儗,醒时风韵曾觌,顿许居前张纲
形容不尽沈端节,一声吹断横苏轼

他把这部帖子,当作生平的自传,是说的很明白的了。可惜这其中的情事,不是局外人所能解,王秋斋是他的同乡老友,也只加点旁注,逗漏些许消息。现在秋斋也死了,将来替他作“笺”的人,恐怕更难加以推究呢!这里面有四帖是和我有关系的,且把它抄在下面:

一、榆生往教吾里,一载而去,各有依依。昨枉寒斋,索集是帖。
更几人惊觉晁无咎碧牡丹),细细吹香赵介之柳梢青),空牵归兴惹离情石次仲浣溪沙),闲知懒是真辛幼安南歌子),爱花心眼管明仲点绛唇)

这一段凄凉毛东堂殢人娇),匆匆便去余子发小桃红),记取诸生临别语沈克斋青玉案),缘短欢难又吕圣求千秋岁),满目江山蔡友古侍香金童)

二、榆生教授,任事施教,忠勇无比,以忍寒自名其庐。
独咏苍茫袁宣卿柳梢青),佳处径须携杖去辛幼安满江红)
忍寒滋味侯彦国清平乐),风流不枉与诗尝汪方壶浣溪沙)

三、乙亥人日,自北步往真茹南村访榆生不见,远念翁(胡展堂先生),即寄呈去。
把江山好处付公来辛弃疾八声甘州),怕春寒轻失花期李汉老汉宫春),故园换叶方千里华胥引)

吊兴亡遗恨泪痕里陆放翁月上海棠),强载酒细寻前迹周美成应天长),初日酣晴方秋崖水龙吟)

四、如翁所欲言,示榆生亟引同调。
不应诗酒皆非(新荷叶),我辈从来文字饮(贺新郎)

闲管兴亡则甚(西江月),人生无奈别离何(定风波)

这期间一段伤心史,也只大厂澈底明了,现在“人琴俱亡”,一切也无从说起了!这帖子里不少风流旖旎,回肠荡气的作品,让我再来作一次“文抄公”,介绍给各方读者:

一 离述五 西外听庐陈絮,庐为与先生作歌曲所置。
记得黄鹂语画檐李端叔怨三三),说与百花知许石屏荷叶杯),也应随分柳屯田慢卷紬)

饶将绿扇遮红粉晏同叔渔家傲),却寻芳草去晏小山菩萨蛮),奈有离情周清真念奴娇)

二 杂忆十 迹腻神伤,赋人愁绪,不觉长言之未已也。
缓移兰棹趁鸳鸯蔡友吉浣溪沙),今夜应饶赵惜香柳梢青),别来几度寒宵许石屏清平乐),赏心何处王斗山念奴娇)
莫遣东风误鹦鹉,陈西麓荔枝香),此情不浅周少隐品令),留取十分春态苏东坡雨中花慢),怕说当时张玉田国香)

三 五十年来所触,檃括此中,亦可哀矣。
一春弹泪说凄凉晏小山浣溪沙),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蒋竹山行香子连句),正是困人天气谢无逸如梦令)

三径都荒长却扫吴益恭减兰),筑成台榭,种成花柳杨西樵鹊桥仙连句),共谁同倚阑干周少隐清平乐)

四 借琐耗奇,枯禅蠹梦,不嫌悲幻。
淡月阑干曾纯父眼儿媚),正惨惨暮寒蔡友吉喜迁莺),老去多悲谁念我周少隐念奴娇)

去年时节晏小山点绛唇),忆盈盈倩笑陆放翁沁园春),酒边华发更题诗韩仲止浣溪沙)

看了上面的话,就可以想象他的心性的一斑。可惜这帖子印刷不多,且非卖品,不是先生的至好,那会有得窥全豹的可能呢?

  先生也曾办过文化事业,在上海开了一间南华印社,弄得亏累不堪,不久也就关门了!古今中外的艺术家、文学家,多是憔悴于生前,而能受到后人的崇拜,我相信先生的毕生心血,也不会枉抛的。一提起笔来,写了这许多的废话,知我罪我,我想先生在九泉之下,或者会寄以会心的微笑吧!先生于同治甲戌三月十三日,卒于民国三十年辛巳十一月初九日,享寿六十八岁。他的别号很多,本名廷熹,字季复,晚年改名,又号待公广东鹤山县人。现在把我哭他的几首诗抄在下面,作为本篇的结束。

居士舍我去,倐忽已逾
祝我长康健(秋间居士来诗云:“近画似侬甘淡沱,贫家得米易消磨。唯当祝汝长康健,及早相逢一放歌。”),颇闻病榻言,稍悔生事
我书相慰藉,书到辄哽
肝胆结交意,不得一永
凄凉水调歌(今岁中秋,居士见和《水调歌头》二阕),掩泪祝遗

我初识居士,远溯十年
我年未三十,居士已华
相约究声律,亦复勒雕
百涩于词心,苦调发朱
清新五七字,得之在欹(居士往来火车中所得诗,题曰欹眠集)
翛然云鹤姿,惧以明自
宁为古人缚,不受俗拘
以此负绝艺,往往艰粥
散乱四壁书,送老此一

三岁迫贫病,辛苦强力
时复靸双履,买菜备妇
我方事舌耕,挟策步行
循担偶相遇,招我一伸
注茗暖我躯,持饵疗我
念我多儿女,谅直非所
劝我稍和光,箨兮风汝
为我制小印(文曰箨公,为居士所命),佩之常不
我出为感知,居士不我
平生广厦心,呴沫空尔
伤哉一长恸,敢自倦驱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