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湖、范蠡


归隐之意。范蠡献计越王,灭,乃泛舟五湖,为商贾业。
《史记·货殖列传·范蠡》载
范蠡既雪会稽之耻,乃喟然而叹曰:“计然之策七,用其五而得意。既已施于国,吾欲用之家。”乃乘扁舟浮于江湖,变名易姓。
正义注引国语云
句践,反至五湖范蠡辞于王曰:“君王勉之,臣不复入国矣。”遂乘轻舟,以浮于五湖,莫知其所终极。
范蠡既隐,为商贾业,家遂殷实,世称其陶朱公会稽之耻,《史记·越王句践世家》载
句践吴王夫差日夜勒兵,且以报欲先未发往伐之。范蠡谏曰:“不可。臣闻兵者凶器也,战者逆德也,争者事之末也。阴谋逆德,好用凶器,试身于所末,上帝禁之,行者不利。”越王曰:“吾已决之矣。”遂兴师。吴王闻之,悉发精兵击,败之夫椒越王乃以余兵五千人保栖于会稽吴王追而围之。
句践
乃令大夫种行成于,膝行顿首曰:“君王亡臣句践使陪臣敢告下执事:句践请为臣,妻为妾。”
越王句践之句音钩。会稽,音快机。五湖,《太平御览》引《风俗通》云五湖者,太湖之别名,以其周行五百余里,故以五湖为名。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