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学十讲

郁勃激越的曲调

龙榆生

  一般说来,每一歌词的句式安排,在音节上总不出和谐和拗怒两种。而这种调节关系,有表现在整阕每个句子中间的,有表现在每个句子的落脚字的。表现在整体结构上的,首先要看它在句式奇偶和句度长短方面怎样配置,其次就看它对每个句末的字调怎样安排,从这上面显示语气的急促和舒徐,声情的激越与和婉。例如第三讲中所举的《六州歌头》,就因为它接连使用三言短句,构成繁音促节,所以适宜表达激昂慷慨的壮烈情感。在小令短调中,有如《钗头凤》:

红酥,黄滕,满城春色宫墙
东风,欢情
一怀愁绪,几年离

春如,人空,泪痕红浥鲛绡
桃花,闲池
山盟虽在,锦书难
——陆游《放翁词》

这一曲调,上下阕各叠用四个三言短句,四个四言偶句,一个三字叠句,而且每句都用仄声收脚,尽管全阕四换韵,但不使用平仄互换来取得和婉,却在上半阕以上换入,下半阕以去换入,这就构成整体的拗怒音节,显示一种情急调苦的姿态,是恰宜表达作者当时当地的苦痛心情的。

  又如《撼庭秋》:

别来音信千,恨此情难
碧纱秋月,梧桐夜雨,几回无

楼高目断,天遥云黯,只堪憔
念兰堂红烛,心长焰短,向人垂
——晏殊《珠玉词》

这一曲调的组成几乎全部都是用的偶句,而上半阕在开首一个六言偶句之后,接上一个改用逆入的上一下四句式,把冲动的感情勉强拽住,恰如书法家所谓“无垂不缩”的道理,以下接着三个四言偶句,句句仄收,显示一种倔强的情调。下半阕在前后重复运用这个形式中间,只加一个承上领下的去声字(“念”字),使整个音节呈现着一种劲挺的姿势。应用这类的曲调来表达离情,是不会流于软媚的。

  推演这类句式的节奏声容,从而构成适宜抒写凄壮郁勃情绪的长调,有如《水龙吟》是最好的范例:

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
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
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

休说鲈鱼堪,尽西风、季鹰
求田问舍,怕应羞见,郎才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
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
——辛弃疾《登建康赏心亭》,见《稼轩长短句》

这一长调的整体结构主要是以十七个四言偶句构成,而上下阕各以三个偶句组成一个片段。但从整体上看,又复偶中有奇,俨然如岑参《走马川行》中“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那样三句一气联翩直下的变格,和《撼庭秋》的句式配置则完全相同。除了前半阕的句脚字用了两个平声,后半阕又用一个仄声,从而使音节略转谐婉外,其馀并用仄声收脚。而在前半阕的后段,用了一个“把”字,领下两个四言偶句、两个三言奇句;后半阕的后段,用了一个“倩”字,领下三个四言偶句,结尾更用上一下三的特殊句式,予以逆折顿挫,恰好显示本曲的凄壮郁勃的声容态度。

  至于多用三言短句构成短调小令,乍看有些和《钗头凤》组织形式相像的,有如《更漏子》:

玉炉香,红烛,偏照画堂秋
眉翠薄,鬓云,夜长衾枕

梧桐,三更,不道离情正
一叶叶,一声,空阶滴到
——温庭筠《花间集》

  这一短调虽然上下阕同样用了四个三言奇句,但落脚则一平一仄更迭使用,韵部亦平仄互转,这就构成和婉音节,情调迥不相同了。

  连用多数仄声收脚而又杂有特殊句式组成的短调小令,常是显示拗峭挺劲的声情,适宜表达“孤标耸立”和激越不平的情调。例如《好事近》:

春路雨添花,花动一山春
行到小溪深处,有黄鹂千

飞云当面化龙蛇,夭矫转空
醉卧古藤阴下,了不知南
——秦观《梦中作》,见《淮海居士长短句》
摇首出红尘,醒醉更无时
活计绿蓑青笠,惯披霜冲

晚来风定钓丝闲,上下是新
千里水天一色,看孤鸿明
——朱敦儒《渔夫词》,见《樵歌》
凝碧旧池头,一听管弦凄
多少梨园声在,总不堪华

杏花无处避春愁,也傍野烟
惟有御沟声断,似知人呜
——韩元吉汴京赐宴,闻教坊乐,有感》,见《南涧诗馀》

这一短调的声容所以拗峭激越,主要关键在上下阕除第一句落脚字用平声外,以下连用仄收;而且下半阕的第二句必得使用“仄仄仄平仄”,构成拗怒的音节,两结句又必须用逆入的上一下四句式;全阕必须选用短促的入声韵部,才能使“情与声会”,恰好烘托出上面所举诸例的特定内容。

  还有和《撼庭秋》同一类型而和《钗头凤》、《好事近》的声容态度差相仿佛的短调,例如《盐角儿》:

开时似,谢时似,花中奇
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

占溪风,留溪,堪羞损、山桃如
直饶更疏疏淡淡,终有一般情
——晁补之亳社观梅》,见《晁氏琴趣外篇》

  又如《忆少年》:

无穷官柳,无情画舸,无根行
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

罨画园林溪绀,重算来、尽成陈
郎鬓如此,况桃花颜
——晁补之《别历下》,见《晁氏琴趣外篇》

这《盐角儿》上半阕的句式和声韵组织,几乎和《撼庭秋》的下半阕相同;下半阕虽然开首就用了两个三言对句,而且句脚用了平仄声递收,似乎转入了谐婉;但接着连用两个上三下四的特殊句式,直到末了,都用仄声收韵;韵部又选用短促的入声,这就充分显示着拗峭劲挺的激越情调,恰称梅花标格。《忆少年》的上半阕连用三个四言偶句,和《盐角儿》同一机杼;接着又用一个“平平去平仄”的拗句,一个逆入的上一下四句式,它那激越的情调已经充分呈现出来了。下半阕第二句又运用了上三下四的特殊句式;接着又是一个“平平去平仄”的拗句和一个上一下四的顿挫句;加上整个仄声收脚,而且用的都是入声韵,这就构成它那迫切凄厉的声容,恰好表达出作者的万般感慨。

  至于平仄韵互换,和《更漏子》略相仿佛的单调小令,有如《调笑令》:

,河,晓挂秋城漫
愁人起望相,江南塞北别
,离,河汉虽同路
——韦应物《韦江州集》
,杨,日暮白沙
船头江水茫,商人少妇断
,肠,鹧鸪夜飞失
——《乐府诗集》卷七十九《近代曲辞》录王建

这一曲调,首尾并用两个二言叠句,接着一个六言偶句;中腰又用两个六言偶句;违反了“奇偶相生”的和谐法则。虽然韵部平仄略见谐调,取得婉转相应的效果,总的说来,情调是迫促的。

  提到慢曲长调,在音节上呈现拗怒激越声情的,一般更是多用仄声收脚的四言和六言偶句,杂以二言或三言短句,并押入声部韵。例如《兰陵王》:

柳阴,烟里丝丝弄
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
登临望故
京华倦
长亭路,年来岁去,应折柔条过千

闲寻旧踪
又酒趁哀弦,灯照离
梨花榆火催寒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

,恨堆
渐别浦萦回,津堠岑
斜阳冉冉春无
念月榭携手,露桥闻
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
——周邦彦《清真集》

毛幵《樵隐笔录》:“绍兴初,都下盛行周清真咏柳《兰陵王慢》,西楼南瓦皆歌之,谓之《渭城三叠》。以词凡三换头,至末段,声尤激越,惟教坊老笛师能倚之以节歌者。”这《兰陵王》的曲谱,现仍保留于日本,灌有留声机片。我们单就词的句度安排和声韵组织来试探它的“至末段声尤激越”的原因。在句式上,末段用了一个二言、一个三言短句,又以一个去声“渐”字领两个四言偶句,一个去声“念”字也领两个四言偶句;而在一句之中的平仄安排,又故意违反调声常例,有如“津堠岑寂”的“平去平入”,“月榭携手”的“入去平上”,“似梦里”的“上去上”,“泪暗滴”的“去去入”;又在每句的落脚字,除“渐别浦萦回”独用平声,较为和婉外,其馀并用仄收;这就构成它的拗怒音节,显示激越声情,适宜表达苍凉激越的情调。再看它的整体结构。第一段用了一个二言、三个三言短句和三个四言、一个六言偶句,虽然中间参错着一个五言、两个七言奇句,好像符合“奇偶相生”的调整规律,但在句中的平仄安排,却又违反调声常例,有如“拂水飘绵送行色”的“入上平平去平入”,“登临望故国”的“平平去去入”,“应折柔条过千尺”的“平入平平去平入”,又都构成拗怒的音节。第二段用了一个以去声“又”字领两个四言偶句和一个以平声“愁”字领两个四言偶句,虽然参错着两个五言、两个七言奇句,似乎有了“奇偶相生”的谐婉音节,但句中的平仄安排却又违反调声常例,有如“闲寻旧踪迹”的“平平去平入”,“回头迢递便数驿”的“平平平去去去入”,“望人在天北”的“去平去平入”,加上偶句“灯照离席”的“平去平入”,“一箭风快”的“入去平去”,都是一些不能自由变更的拗句。把这三段的声韵组织联系起来,仔细体味,确是越来越紧,充分显示激越声情,和一种软媚的靡靡之音是截然殊致的。

  有的慢曲长调,虽然在句度上显示“奇偶相生”之美,但奇句多用逆入式的特殊句法,偶句多用六言句式,而且在句中的平仄安排又多拗犯,也一样可以构成激越的声情。例如《浪淘沙慢》:

晓阴重,霜凋岸草,雾隐城
南陌脂车待,东门欲饮乍
正拂面垂杨堪揽,掩红泪、玉手亲
念汉浦离鸿去何许?经时信音

,望中地远天
向露冷风清无人处,耿耿寒漏
嗟万事难忘,唯是轻
翠尊未,凭断云留取西楼残

罗带光销纹衾,连环解、旧香顿
怨歌永、琼壶敲尽
恨春去不与人期,弄夜色,空馀满地梨花
——周邦彦《清真集》

这一长调的句法变化和拗句太多了。有如“掩红泪玉手亲折”(上平去入上平入)是上三下四的拗句;“连环解旧香顿歇”(平平上去平去入)和“恨春去不与人期”(去平去入上平平)是上三下四的平句。又如“正拂面垂杨堪揽结”(去入去平平平上入)是以一领七的平句,“念浦离鸿去何许”(去去上平平去平上)和“向露冷风清无人处”(去去上平平平平去)是以一领七的拗句,“凭断云留取西楼残月”(平去平平上平平平入)是上三下六的平句,“怨歌永琼壶敲尽缺”(去平上平平平去入)是上三下五的平句。这都是一些错综变化的特殊句式。还有一些拗句,如“雾隐城堞”的“去上平入”,“东门帐饮乍阕”的“平平去上去入”,“望中地远天阔”的“去平去上平入”,“耿耿寒漏咽”的“上上平去入”,“唯是轻别”的“平去平入”,“罗带光消纹衾叠”的“平去平平平平入”,“弄夜色”的“去去入”,都是构成拗怒音节的主要条件。把这许多拗句和特殊句式联系起来,取得和谐与拗怒的矛盾的统一。这也就是王国维所称:“读其词者,犹觉拗怒之中,自饶和婉,曼声促节,繁会相宣,清浊抑扬,辘轳交往。”(《清真先生遗事》)这一切都是由原有曲调错综变化的节奏来决定的。

《词学十讲》:北京出版社二零零五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