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彦

生:一○五七,卒:一一二一
表字:美成

【传 记】

  钱塘人。疏隽少检,不为州里推重,而博涉百家之书。元丰初,游京师,献《汴都赋》万馀言。神宗异之,命侍臣读于迩英阁,召赴政事堂,自太学诸生一命为正。居五岁不迁,益尽力于辞章,出教授庐州,知溧水县。还为国子主簿。哲宗召对,使诵前赋,除秘书省正字,历校书郎、考功员外郎、卫尉宗正少卿,兼议礼局检讨,以直龙图阁知河中府徽宗欲使毕礼书,复留之。逾年,乃知隆德府,徙明州,入拜秘书监,进徽酋阁待制,提举大晟府。未几,知顺昌府,徙处州,卒,年六十六。

  邦彦好音乐,能自度曲,制乐府长短句,词韵清蔚,传于世。(《宋史》卷四百四十四《文苑传》)

  邦彦词名《片玉集》,有汲古阁《宋六十家词》本,《西泠词萃》本。又名《清真集》,有四印斋所刻词本,郑文焯校刊本。又陈元龙注《片玉集》,有武进涉园景《宋金元明本词续本》,归安氏《彊村丛书》本。


【集 评】

陈振孙

  清真词多用人诗语,檃括入律,浑然天成;长调尤善铺叙,富艳精工,词人之甲乙也。

【《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


陈郁

  美成自号清真,二百年来,以乐府独步。贵人、学士、市儇、妓女,皆知美成词为可爱。

【《藏一话腴》】


刘肃

  周美成以旁搜远绍之才,寄情长短句,缜密典丽,流风可仰。其征辞引类,推古夸今,或借字用意,言言皆有来历,真足冠冕词林,欢筵歌席,率知崇爱。

【陈元龙集注本《片玉集序》】


张炎

  古之乐章、乐府、乐歌、乐曲,皆出于雅正。粤自以来,声诗闲为长短句,至人则有《尊前》、《花间》集。迄于崇宁,立大晟府,命周美成诸人讨论古音,审定古调。沦落之后,少得存者,由此八十四调之声稍传。而美成诸人又复增演慢曲、引、近,或移宫换羽,为三犯、四犯之曲,按月律为之,其曲遂繁。美成负一代词名,所作之词,浑厚和雅,善于融化诗句,而于音谱且闲有未谐,可见其难矣。

【《词源》卷下】


沈义父

  凡作词当以清真为主。盖清真最为知音,而无一点市井气,下字运意,皆有法度,往往自诸贤诗句中来,而不用经、史中生硬字面,此所以为冠绝也。

【《乐府指迷》】


彭孙遹

  美成词如十三女子,玉艳珠鲜,政未可以其软媚而少之也。

【《金粟词话》】


周济

  美成思力,独绝千古,如颜平原书,虽未臻两晋,而初之法,至此大备。后有作者,莫能出其范围矣。读得清真词多,觉他人之作,都不十分经意。

  钩勒之妙,无如清真。他人一钩勒便薄,清真愈钩勒愈浑厚。

【《介存斋论词杂著》】


刘熙载

  周美成词,或称其无美不备。余谓论词莫先论品。美成词信富艳精工,只是当不得一个贞字。是以士大夫不肯学之,学之则不知终日意萦何处矣。

  周美成律最精审,史邦卿句最警炼,然未得为君子之词者,旨荡而意贪也。

【《艺概》卷四】


冯煦

  陈氏子龙曰:“以沉挚之思,而出之必浅近,使读之者骤遇之如在耳目之前,久诵之而得隽永之趣,则用意难也。以儇利之词,而制之必工炼,使篇无累句,句无累字,圆润明密,言如贯珠,则铸词难也。其为体也纤弱,明珠翠羽,犹嫌其重,何况龙鸾?必有鲜妍之姿,而不藉粉泽,则设色难也。其为境也婉媚,虽以惊露取妍,实贵含蓄不尽,时在低回唱叹之馀,则命篇难也。”纲孙曰:“结构天成,而中有艳语、隽语、奇语、豪语、苦语、痴语、没要紧语,如巧匠运斤,毫无痕迹。”先舒曰:“北宋词之盛也,其妙处不在豪快而在高健,不在艳冶而在幽咽。豪快可以气取,艳冶可以言工,高健幽咽,则关乎神理,难可强也。”又曰:“言欲层深,语欲浑成。”诸家所论,未尝专属一人,而求之两宋,惟片玉梅溪,足以备之。之胜,则又在浑之一字,词至于浑而无可复进矣。

【《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


王国维

  美成深远之致,不及,唯言情体物,穷极工巧,故不失为第一流之作者。但惟创调之才多,创意之才少耳。

  词之《雅》、《郑》,在神不在貌。永叔少游,虽作艳语,终有品格,方之美成,便有淑女与倡伎之别。

【《人间词话》卷上】


  以词比诗,则东坡太白摩诘耆卿乐天方回叔原大历十子之流,南宋惟一稼轩可比昌黎,而词中老杜,非先生不可。读先生之词,于文字之外,须更味其音律。今其声虽亡,读其词者,犹觉拗怒之中,自饶和婉,曼声促节,繁会相宣,清浊抑扬,辘轳交往,两宋之间,一人而已。

【《清真先生遗事》】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