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几道

表字:叔原

【传 记】

  第七子。(《历代诗人考略》卷十二)

  监颍昌府许田镇,手写自作长短句,上府帅韩少师少师报书“得新词盈卷,盖才有馀而德不足者。愿郎君捐有馀之才,补不足之德,不胜门下老吏之望”云。(《邵氏闻见后录》卷十九)

  年未至,乞身,退居京城赐第,不践诸贵之门。蔡京重九、冬至日,遣客求长短句,欣然两为作《鹧鸪天》:

九日悲秋不到心,凤城歌管有新音。风彫碧柳愁眉淡,露染黄花笑靥深。  初过雁,已闻砧,绮罗丛里胜登临。须教月户纤纤玉,细捧霞觞艳艳金。
晓日迎长岁岁同,太平箫鼓间歌钟。云高未有前村雪,梅小初开昨夜风。  罗幕翠,锦筵红,钗头罗胜写宜冬。从今屈指春期近,莫使金尊对月空。
竟无一语及者。(《碧鸡漫志》卷二)

  黄庭坚序其《小山词》云:晏叔原临淄公之暮子也。磊隗权奇,疏于顾忌,文章翰墨,自立规摹,常欲轩轾人,而不受世之轻重。诸公虽称爱之,而又以小谨望之,遂陆沉于下位。平生潜心六艺,玩思百家,持论甚高,未尝以沽世。余尝怪而问焉。曰:“我槃跚勃窣,犹获罪于诸公,愤而吐之,是唾人面也。”乃独嬉弄于乐府之馀,而寓以诗人之句法,清壮顿挫,能动摇人心。士大夫传之,以为有临淄之风耳,罕能味其言也。余尝论:叔原,固人英也,其痴亦自绝人。爱叔原者,皆愠而问其目。曰:“仕宦连蹇,而不能一傍贵人之门,是一痴也。论文自有体,不肯一作新进士语,此又一痴也。费资千百万,家人寒饥,而面有孺子之色,此又一痴也。人百负之而不恨,己信人,终不疑其欺己,此又一痴也。”乃共以为然。虽若此,至其乐府,可谓狎邪之大雅,豪士之鼓吹,其合者高唐洛神之流,其下者岂减桃叶、团扇哉?(《彊村丛书》本《小山词》)

  几道自序其《小山词》云:补亡一编,补乐府之亡也。叔原往者浮沉酒中,病世之歌词,不足以析酲解愠,试续南部诸贤绪馀,作五、七字语,期以自娱。不独叙其所怀,兼写一时杯酒间闻见所同游者意中事。尝思感物之情,古今不易,窃以谓篇中之意。昔人所不遗,第于今无传尔。故今所制,通以补亡名之。始时十二廉叔君龙家,有鸿,品清讴娱客。每得一解,即以草授诸儿。吾三人持酒听之,为一笑乐而已。而君龙疾废卧家,廉叔下世。昔之狂篇醉句,遂与两家歌儿酒使,俱流传于人间。自尔邮传滋多,积有窜易。七月己巳,为高平公缀缉成编。追惟往昔过从饮酒之人,或垅木已长,或病不偶。考其篇中所记悲欢合离之事,如幻如电、如昨梦前尘,但能掩卷怃然,感光阴之易迁,叹境缘之无实也!(《彊村丛书》本《小山词》)

  观庭坚几道自序所言,于小山词之风格、蕲响,可窥见一斑矣。小山词传世者,有汲古阁《宋六十家词》本,晏端书刻《二晏词抄本》,氏《彊村丛书》本。


【集 评】

王灼

  叔原金陵子弟,秀气胜韵,得之天然,将不可学。

【《碧鸡漫志》卷二】


王铚

  贺方回遍读人遗集,取其意以为诗词。然所得在善取人遗意也。不如晏叔原,尽见升平气象,所得者人情物态。叔原妙在得于妇人,方回妙在得词人遗意

【默记卷下】


陈振孙

  叔原词在诸名胜中,独可追逼花间,高处或过之。

【《直斋书录解题》卷二十一】


毛晋

  诸名胜词集,删选相半,独《小山集》直逼花间,字字娉娉袅袅,如揽之袂,恨不能起鸿,按红牙板唱和一过。氏父子,具足追配氏父子云。

【汲古阁本《小山词跋》】


周济

  氏父子,仍步小晏精力尤胜。

【《介存斋论词杂著》】


冯煦

  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求之两宋词人,实罕其匹。子晋欲以氏父子追配氏父子,诚为知言。

【《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


况周颐

  《小山词》从《珠玉词》出,而成就不同,体貌各具。《珠玉》比花中牡丹,《小山》其文杏乎?

【《蕙风词话》未刊稿】


夏敬观

  氏父子,嗣响南唐二主,才力相敌,盖不特词胜,尤有过人之情。叔原以贵人暮子,落拓一生,华屋山邱,身亲经历,哀丝豪竹,寓其微痛纤悲,宜其造诣又过于父。山谷谓为“狎邪之大雅,豪士之鼓吹”,未足以尽之也。

【夏评小山词跋尾】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