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英

表字:君特
号:梦窗
号:觉翁

【传 记】

  号梦窗,晚号觉翁四明人。于翁元龙为亲伯仲,盖本姓氏而出后于者也。绍定中,入苏州仓幕。景定时,客荣王邸,受知于丞相吴潜,常往来于间。(参考杜文澜曼陀罗华阁刊本《梦窗词》刘毓崧序)

  沈义父著《乐府指迷》,称:“壬寅(1242)秋,始识静翁元龙处静于泽滨,癸卯(1243)识梦窗。暇日相与倡酬,率多填词,因讲论作词之法,然后知词之作难于诗。盖音律欲其协,不协则成长短之诗;下字欲其雅,不雅则近乎缠令之体;用字不可太露,露则直突而无深长之味;发意不可太高,高则狂怪而失柔婉之意。思此则知所以为难。”此其议论,盖得诸文英兄弟云。

   《梦窗词》传世者,有汲古阁《宋六十家词》本、曼陀罗华阁本、四印斋版、氏《彊村丛书》本、《彊村遗书》本、氏《四明丛书》本。


【集 评】

尹焕

  求词于吾者,前有清真,后有梦窗,此非之言,四海之公言也。

【《中兴以来绝妙词选》卷十引山阴尹焕《梦窗词序》】


沈义父

  梦窗深得清真之妙,其失在用事下语太晦处,人不可晓。

【《乐府指迷》】


周济

  梦窗奇思壮采,腾天潜渊,返南宋之清泚,为北宋之秾挚。

  皋文不取梦窗,是为碧山门径所限耳。梦窗立意高,取径远,皆非馀子所及。惟过嗜饾饤,以此被议。若其虚实兼到之作,虽清真不过也。

【《宋四家词选》序论】


良卿

  尹惟晓“前有清真,后有梦窗”之说,可谓知言。梦窗每于空际转身,非具大神力不能。梦窗非无生涩处,总胜空滑。况其佳者,天光云影,摇荡绿波,抚玩无斁,追寻已远。

  君特意思甚感慨,而寄情闲散,使人不能测其中之所有。

【《介存斋论词杂著》】


周尔墉

  尧章高远,君特沉厚,各极其能。

  于逼塞中见空灵,于浑朴中见勾勒,于刻画中见天然,读梦窗词,当于此着眼。性情能不为词藻所掩,方是梦窗法乳。

【周批《绝妙好词笺》卷四】


郑文焯

  君特为词,用隽上之才,别构一格,拈韵习取古谐,举典务出奇丽,如贤诗家之李贺,文流之孙樵刘蜕,锤幽凿险,开径自行,学者匪造次所能陈其细趣也。其取字多从长吉诗中得来,故造句奇丽。世士罕寻其源,辄疑太晦,过矣。

【郑校《梦窗词跋》】


况周颐

  近人学梦窗,辄从密处入手。梦窗密处,能令无数丽字一一生动飞舞,如万花为春,非若琱璚蹙绣,毫无生气也。如何能运动无数丽字?恃聪明,尤恃魄力。如何能有魄力?唯厚乃有魄力。梦窗密处易学,厚处难学。

【《香东漫笔》】


  词有三要:重、拙、大。重者,沉着之谓,在气格,不在字句。于梦窗词,庶几见之。即其芬悱铿丽之作,中间隽句艳字,莫不有沉挚之思,灏瀚之气,挟之以流转,令人玩索而不能尽,则其中之所存者厚。沉着者,厚之发见乎外者也。欲学梦窗之致密,先学梦窗之沉着。即致密,即沉着,非出乎致密之外,超乎致密之上,别有沉着一境也。梦窗之词,与东坡稼轩诸公,实殊流而同源,其见为不同者,则梦窗致密其外耳。其至高至精处,虽欲拟议形容之,犹苦不得其神似。之士,束发操觚,勿轻言学梦窗也。

【《香海棠馆词话》】


张尔田

  梦窗词,殿天水一朝,分镳清真,碎璧零玑,触之皆宝。虽薶藩溷,其精神行天壤,固自不敝。

【《遁堪文存》】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