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 轼

生:一○三六,卒:一一○一
表字:子瞻
号:东坡居士

【传 记】

  眉州眉山人。父,游学四方。母氏,亲授以书。闻古今成败,辄能语其要。比冠,博通经书,属文日数千言。好贾谊陆贽书。既而读庄子,叹曰:“吾昔有见,口未能言,今见是书,得吾心矣。”

  嘉祐元年(1056)试礼部,主司欧阳修梅圣俞曰:“吾当避此人出一头地。”闻者始哗不厌,久乃信服。历通判杭州,知密州徐州湖州。御史李定舒亶何正臣摭其表语,并媒蘖所为诗,以为讪谤,逮赴台狱,欲置之死,锻炼久之不决。神宗独怜之,以黄州团练副使安置。与田父、野老相从溪山间,筑室于东坡,自号东坡居士。旋移汝州

  哲宗立,复朝奉郎,知登州。累迁翰林学士,知杭州。召为吏部尚书,改翰林承旨,出知颍州绍圣初,御史论掌内外制日所作词命,以为讥斥先朝,贬宁远军节度副使,惠州安置。居三年,泊然无所芥蒂。又贬琼州别驾,居昌化。初僦官屋以居,有司犹谓不可,遂买地筑室,儋人运甓畚土以助之。独与幼子过处,读书以为乐。徽宗立,移廉州。更三大赦,还,提举玉局观建中靖国元年(1101),卒于常州,年六十六。

  尝自谓:“作文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可不止,虽嬉笑怒骂之辞,皆可书而诵之。其体浑涵光芒,雄视百代,有文章以来,盖亦鲜矣。一时文人如黄庭坚晁补之秦观张耒陈师道,举世未之识,待之如朋俦,未尝以师资自予也。(节录《宋史》卷三百三十八《苏轼传》)

  工诗,与黄庭坚合称“苏黄”。词更别开风气,为后世所宗仰。

  汲古阁《宋六十家词》内有《东坡词》,四印斋所刻词有影元延祐《东坡乐府》,氏《彊村丛书》复据以编年,为《东坡乐府》三卷。编者得傅干词残本,更依朱本编年,别作笺注,为《东坡乐府笺》,颇便检阅。


【集 评】

王直方

  东坡尝以所作小词示无咎文潜,曰:“何如少游?”二人皆对曰:“少游诗似小词,先生小词似诗。

【《渔隐丛话》前集卷四十二引《王直方诗话》】


王灼

  东坡先生以文章馀事作诗,溢而作词曲,高处出神入天,平处尚临镜笑春,不顾侪辈。或曰:“长短句中诗也。”为此论者,乃是遭柳永野狐涎之毒。诗与乐府同出,岂当分异?若从氏家法,正自不分异耳。

  东坡先生非心醉于音律者,偶尔作歌,指出向上一路,新天下耳目,弄笔者始知自振。今少年妄谓东坡移诗律作长短句,十有八九不学柳耆卿则学曹元宠,虽可笑,亦毋用笑也。

【《碧鸡漫志》卷二】


陆游

  世言东坡不能歌,故所作乐府,多不协律。晁以道谓:“绍圣初,与东坡别于上,东坡酒酣,自歌阳关曲。”则公非不能歌,但豪放,不喜剪裁以就声律耳。试取东坡诸词歌之,曲终,觉天风海雨逼人。

【《历代诗馀》卷一百十五引】


胡寅

  词曲者,古乐府之末造也。文章豪放之士,鲜不寄意于此者,随亦自扫其迹,曰谑浪游戏而已也。人为之最工者。柳耆卿后出,掩众制而尽其妙。好之者以为不可复加。及眉山氏,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而逸怀浩气,超然乎尘垢之外,于是花间为皂隶,而氏为舆台矣。

【汲古阁本向子諲《酒边词序》】


王若虚

  晁无咎云:“眉山公之词短于情,盖不更此境耳。”陈后山曰:“宋玉不识巫山神女而能赋之,岂待更而后知?”是直以公为不及于情也。呜呼!风韵如东坡,而谓不及于情,可乎?彼高人逸士,正当如是。其溢为小词,而闲及于脂粉之间,所谓滑稽玩戏,聊复尔尔者也。若乃纤艳淫媟,入人骨髓,如田中行柳耆卿辈,岂公之雅趣也哉?

  公雄文大手,乐府乃其游戏,顾岂于流俗争胜哉?盖其天资不凡,辞气迈往,故落笔皆绝尘耳。

【《滹南诗话》】


元好问

  歌词多宫体,又皆极力为之。自东坡一出,性情之外,不知有文字,真有“一洗万古凡马空”气象。虽时作宫体,亦岂可以宫体概之?人有言,乐府本不难作,从东坡放笔后便难作。此殆以工拙论,非知者。所以然者,诗三百所载小夫贱妇幽忧无聊赖之语,时猝为外物感触,满心而发,肆口而成者尔。其初果欲被管弦。谐金石,经圣人手,以与六经并传乎?小夫贱妇且然,而谓东坡翰墨游戏,乃求与前人角胜负,误矣。自今观之,东坡圣处,非有意于文字之为工,不得不然之为工也。以来,山谷晁无咎陈去非辛幼安诸公,俱以歌词取称,吟咏性情,留连光景,清壮顿挫,能起人妙思。亦有语意拙直,不自缘饰,因病成妍者,皆自发之。

【《遗山文集》卷三十六《新轩乐府引》】


王士禛

  山谷云:“东坡书挟海上风涛之气。”读词,当作如是观,琐琐与柳七较锱铢,无乃为髯公所笑?

【《花草蒙拾》】


周济

  人赏东坡粗豪,吾赏东坡韶秀。韶秀是东坡佳处,粗豪则病也。东坡每事俱不十分用力,古文、书、画皆尔,词亦尔。

【《介存斋论词杂著》】


刘熙载

  东坡词颇似老杜诗,以其无意不可入,无事不可言也。若其豪放之致,则时与太白为近。太白忆秦娥》,声情悲壮。晚唐五代,惟趋婉丽。至东坡始能复古。后世论词者,或转以东坡为变调,不知晚唐五代乃变调也。

  东坡《定风波》云:“尚馀孤瘦雪霜姿。”《荷花媚》云:“天然地,别是风流标格。”“雪霜姿”,“风流标格”,学词者,便可从此领取。东坡词具神仙出世之姿,方外白玉蟾诸家,惜未诣此。

【《艺概》卷四】


王鹏运

  北宋人词,如潘逍遥之超逸,宋子京之华贵,欧阳文忠之骚雅,柳屯田之广博,晏小山之疏俊,秦太虚之婉约,张子野之流丽,黄文节之隽上,贺方回之醇肆,皆可模拟得其仿佛。唯苏文忠之清雄,夐乎轶尘绝世,令人无从步趋。盖霄壤相悬,宁止才华而已?其性情,其学问,其襟抱,举非恒流所能梦见。词家并称,其实犹人境也,其殆仙乎!

【《半塘遗稿》】


  沈曾植曰:“东坡以诗为词,如雷大使之舞,虽极天下之工,要非本色。”此后山谈丛语也。然考蔡绦铁围山丛谈,称:“上皇在位,时属升平。手艺之人有称者,棋则有刘仲甫晋士明,琴则有僧梵如僧全雅,教坊琵琶则有刘继安,舞有雷中庆,世皆呼之为雷大使,笛则孟水清。此数人者,视前代之技皆过之。”然则雷大使乃教坊绝技,谓非本色,将外方乐乃为本色乎?

【《菌阁琐谈》】


夏敬观

  东坡词如春花散空,不着迹象,使柳枝歌之,正如天风海涛之曲,中多幽咽怨断之音,此其上乘也。若夫激昂排宕、不可一世之概,陈无己所谓:“如教坊雷大使之舞,虽极天下之工,要非本色。”乃其第二乘也。后之学者,惟能知第二乘,未有能达上乘者,即稼轩亦然。东坡永遇乐》词云:“紞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此数语,可作东坡自道圣处。

【吷庵《手批东坡词》】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