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 铸

生:一○五二,卒:一一二五
表字:方回
号:庆湖遗老

【传 记】

  卫州案《庆湖遗老诗集》自序录“越人”,《彊村丛书》本《东山词》作“山阴贺铸人。长七尺,面铁色,眉目耸拔。喜谈当世事,可否不少假借。虽贵要权倾一时,少不中意,极口诋之无遗辞。人以为近侠。博学强记,工语言,深婉丽密,如次组绣。尤长于度曲,掇拾人所弃遗,少加檃括,皆新奇。尝言:“吾笔端驱使李商隐温庭筠,常奔命不暇。”初娶宗女,隸籍右,选监太原工作。时间有米芾,以魁岸奇谲知名。以气侠雄爽,适相先后。两人每相遇,瞋目抵掌,论辩锋起,终日各不能屈,谈者争传为口实。元祐中,李清臣执政,奏换通直郎,通判泗州,又倅太平州。竟以尚气使酒,不得美官,悒悒不得志,食宫祠禄,退居下,稍务引远世故,亦无复轩轾如平日。家藏书万馀卷,手自校雠,无一字误。其所与交终始厚者,惟信安程俱自裒歌词,名《东山乐府》,为序之。尝自言谏议大夫知章之后,居之湖泽所谓镜湖者,本庆湖也,故自号庆湖遗老。(摘录《宋史》卷四百四十三《文苑传》)

  年七十四,以宣和七年二月甲寅,卒于常州之僧舍。(据程俱撰《贺公墓志铭》)

  谯郡张耒序其《东山词》云:余友贺方回,博学,业文,而乐府之词,高绝一世,携一编示余,大抵倚声而为之词,皆可歌也。或者讥方回好学、能文,而惟是为工,何哉?余应之曰:“是所谓满心而发,肆口而成,虽欲已焉而不得者。若其粉泽之工,则其才之所至,亦不自知也。夫其盛丽如游之堂,而妖冶如揽之怯,幽洁如,悲壮如,览者自知之,盖有不可胜言者矣。”(《彊村丛书》本《东山词》卷首)

  东山词行世者,有侯文灿名家词集本,王鹏运四印斋所刻词本,陶湘涉园景《宋金元明词》本续刻本,《彊村丛书》本。本晚出,最完善。


【集 评】

张炎

  词中一个生硬字用不得,须是深加煅炼,字字敲打得响,歌诵妥溜,方为本色语。如贺方回吴梦窗,皆善于炼字面,多于温庭筠李长吉诗中来。

【《词源》卷下】


王国维

  北宋名家,以方回为最次。其词如历下新城之诗,非不华赡,惜少真味。

【《人间词话》卷下】


夏敬观

  王直方诗话谓方回言:学诗于前辈,得八句云:“平淡不涉于流俗,奇古不邻于怪僻,题咏不窘于物义,叙事不病于声律,以兴深者通物理,用事工者如己出,格见于成篇浑然不可镌,气出于言外浩然不可屈。”此八语,余谓亦方回作词之诀也。

  小令喜用前人成句,其造句亦恒类晚人诗。慢词命辞遣意,多自贤诗篇得来,不施破碎藻采,可谓无假脂粉,自然秾丽。张叔夏谓“于吴梦窗皆善于炼字面者,多于李长吉温庭筠诗中来”,大谬不然。方回词取材于长吉飞卿者不多,所以整而不碎也。

【手批《东山词》】


况周颐

  按填词以厚为要恉。词皆极厚,然不易学,或不能得其万一,而转滋流弊,如粗率、叫嚣、澜浪之类。东山词亦极厚,学之却无流弊。信能得其神似,进而窥堂奥,何难矣。厚之一字,关系性情。“解道江南断肠句”,方回之深于情也。企鸿轩蓄书万馀卷,得力于酝酿者又可知。张叔夏作《词源》,于方回但许其善炼字面,讵深知方回者耶?

【《历代词人考略》卷十四】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