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名家词选》

水龙吟

苏轼
次韵章质夫杨花词
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
抛家傍路,思量却是,无情有
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
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又还被,莺呼

不恨此花飞尽,恨西园、落红难
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
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
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

【《唐宋诸贤绝妙词选》卷五】章质夫《水龙吟·杨花》云:“燕忙莺懒花残,正堤上柳花飞坠。轻飞点画青林,谁道(别本作“轻飞乱舞,点画青林”)全无才思。闲趁游丝,静临深院,日长门闭。傍珠帘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  兰帐玉人睡觉,怪春衣、雪沾琼缀。绣床渐满,香毬无数,才圆却碎。时见蜂儿,仰黏轻粉,鱼吞池水。望章台路杳,金鞍游荡,有盈盈泪。”“傍珠帘散漫”数语,形容尽矣。
朱弁《曲洧旧闻》卷五】章楶质夫作《水龙吟》咏杨花,其命意用事,清丽可喜。东坡和之,若豪放不入律吕,徐而视之,声韵谐婉,便觉质夫词有纤绣工夫。
【《艇斋诗话》】东坡章质夫杨花词云:“思量却是,无情有思。”用老落絮游丝亦有情”也。“梦随风万里,寻郎去处,依前被莺呼起。”即人诗云:“打起黄莺儿,莫教枝上啼,几回惊妾梦,不得到西。”“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即人诗云:“时人有酒送张八,惟我无酒送张八,君看陌上梅花红,尽是离人眼中血。”皆夺胎换骨手。质夫建安人。建安有二子厚南章质夫北章子厚),弟也;质夫,兄也。
魏兴之《诗人玉屑》卷二十】章质夫咏杨花词,东坡和之。晁叔用以为:“东坡王嫱西施,净洗却面,与天下妇人斗好,质夫岂可比哉?”是则然矣。余以为质夫词中所谓:“傍珠帘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风扶起。”亦可谓曲尽杨花妙处。东坡所和虽高,恐未能及。诗人议论不公如此!
【《词源》卷下】词中句法,要平妥精粹。一曲之中,安能句句高妙?只要拍搭衬副得去,于好发挥笔力处,极要用工,不可轻易放过,读之使人击节可也。东坡杨花词云:“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又云:“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此皆平易中有句法。词不宜强和人韵。若倡者之曲韵宽平,庶可赓歌。倘韵险,又为人所先,则必牵强赓和,句意安能融贯?徒费苦思,未见有全章妥溜者。东坡章质夫杨花水龙吟韵,机锋相摩,起句便合让东坡出一头地,后片愈出愈奇,真是压倒千古!
【《乐府指迷》】近世作词者,不晓音律,乃故为豪放不羁之语,遂借东坡稼轩诸贤自诿。诸贤之词,固豪放矣,不放处未尝不协律也。如东坡之《哨遍》、杨花《水龙吟》,稼轩之《摸鱼儿》之类,则知诸贤非不能也。
【《艺概》卷四】东坡《水龙吟》,起云:“似花还似非花。”此句可作全词评语,盖不离不即也。
【《人间词话》卷上】东坡《水龙吟·杨花》,和韵而似原唱;章质夫词,原唱而似和韵,才之不可强也如是!
郑文焯评《东坡乐府》】煞拍画龙点睛,此亦词中一格。
【《唐宋词格律》】例词:按,最后两句,依格律作“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章台路长安章台下街名,以时所建之章台而名,繁华游冶之地。许尧佐《章台柳传》写章台氏故事,后多以“章台”代柳,亦有以代妓院者。
国粤音。酬答,应和。
诿。塞责,推脱。

《唐宋名家词选》: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零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四年五月十五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