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名家词选》

水调歌头

苏轼

  欧阳文忠公尝问余:“琴诗何者最善?”答以退之师琴诗。公曰:“此诗固奇丽,然非听琴,乃听琵琶诗也。”余深然之。建安章质夫家善琵琶者,乞为歌词。余久不作,特取退之词,稍加檃括,使就声律遗之云:

昵昵儿女语,灯火夜微
恩怨尔汝来去,弹指泪和
忽变轩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气,千里不留
回首暮云远,飞絮搅青

众禽里,真彩凤,独不
跻攀寸步千险,一落百寻
烦子指间风雨,置我肠中冰炭,起坐不能
携手从归去,无泪与君

朱孝臧校注《东坡乐府》】诗集注:“质夫浦城人,仕至资政殿学士,谥庄简。”
【《昌黎先生集》卷五《听颖师弹琴》】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嗟余有两耳,未肯听丝簧。自闻师弹,起坐在一旁。推手遽止之,湿衣泪滂滂。乎尔诚能,无以冰炭置我肠。
【《渔隐丛话》前集卷十六】《西清诗话》云:三吴义海,以琴名世。六一居士尝问东坡:“琴诗孰优?”东坡答以退之师琴。公曰:“此只是听琵琶耳。”或以问曰:“欧阳公一代英伟,然斯语误矣。‘昵腻儿女语,恩怨相尔汝’,言轻柔细屑,真情出见也。‘划然变轩昂,勇士赴敌场’,精神馀溢,疏观听也。‘浮云柳絮无根蒂,天地阔远随飞扬’,纵横变态,浩乎不失自然也。‘喧啾百鸟群,忽见孤凤凰’,又见孤绝,不同流俗下俚声也。‘跻攀分寸不可上,失势一落千丈强’,起伏抑扬,不主故常也。皆指下丝声妙处,惟琴为然。琵琶格上声,乌能尔耶?退之深得其趣,未易讥评也。”苕溪渔隐曰:东坡尝因章质夫家善琵琶者乞歌词,亦取退之师琴诗,稍加檃括,使就声律,为水调歌头以遣之。其自序云:“公谓退之此诗最奇丽,然非听琴,乃听琵琶耳。余深然之。”观此,则二公皆以此诗为听琵琶矣。今《西清诗话》所载,义海辨证此诗,复曲折能道其趣,为是真听琴诗。世有深于琴者,必能辨之矣。
檃括:就某文体原有内容、词句改写为另一体裁之创作手法。
昵昵,古音尼。亲近貌。
尔汝:表亲昵。
填然:状声响之巨。
青冥:①形容青苍幽远。指青天。②形容青苍幽远。指山岭。③指海水。
跻攀:登攀。
:长度单位。《史记·张仪传》有“蹄间三寻”。索隐云“七尺曰寻。按,瑶田云,度广曰寻,度深曰仞。皆伸两臂为度。度广则身平臂直,而适得八尺;度深则身侧臂曲,而仅得七尺。其说精巧,寻仞皆以两臂度之,故仞亦或言八尺,寻亦或言七尺也。”亦有云八尺为寻者。如寻常,八尺为寻,倍寻为常,皆惯见之长度也。
划然。突然。
喧啾:众声响杂貌。

《唐宋名家词选》: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零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四年五月十五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