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名家词选》

洞仙歌

苏轼

  余七岁时,见眉山老尼,姓,忘其名,年九十岁。自言尝随其师入蜀主孟昶宫中。一日,大热,蜀主花蕊夫人夜纳凉摩诃池上,作一词,具能记之。今四十年,死已久矣!人无知此词者,但记其首两句。暇日寻味,岂《洞仙歌令》乎?乃为足之云。

冰肌玉骨,自清凉无
水殿风来暗香
绣帘开,一点明月窥人,人未寝,攲枕钗横鬓

起来携素手,庭户无声,时见疏星渡河
试问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绳低
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

朱孝臧校注《东坡乐府》】公生丙子,七岁为壬午,又四十年为壬戌也。
【《墨庄漫录》卷九】东坡作长短句《洞仙歌》,所谓“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者,公自叙云:“予幼时见一老人,能言孟蜀主时事云:‘蜀主尝与花蕊夫人夜起纳凉于摩诃池上,作《洞仙歌令》。’老人能歌之。予但记其首两句,乃为足之。”近见李公彦季成诗话,乃云:“杨元素作本事曲,记《洞仙歌》:‘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钱唐有老尼能诵后主诗首章两句,后人为足其意,以填此词。”其说不同。予友陈兴祖德昭云:“顷见一诗话,亦题云:‘李季成作。’乃全载孟蜀主一诗:‘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满。帘间明月独窥人,攲枕钗横云鬓乱。三更庭院悄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云:‘东坡少年遇美人,喜《洞仙歌》,又邂逅处景色暗相似,故檃括稍协律以赠之也。’予以谓此说乃近之。”据此,乃诗耳,而东坡自叙乃云“是《洞仙歌令》”,盖公以此叙自晦耳。《洞仙歌》腔出近世,五代及国初未之有也。
【《渔隐丛话》前集卷六十】《漫叟诗话》云:杨元素)作本事曲,记《洞仙歌》“冰肌玉骨”云云。钱塘有一老尼,能诵后主诗首章两句,后人为足其意,以填此词。余尝见一士人诵全篇。(文略同《墨庄漫录》,作“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帘明月独窥人,攲枕钗横云鬓乱。起来琼户启无声,时见疏星度河汉。屈指西风几时来?只恐流年暗中换。苕溪渔隐曰:《漫叟诗话》所载本事曲云:“钱唐一老尼,能诵后主诗首章两句。”与东坡《洞仙歌》序全然不同,当以序为正也。
:①音衣,通“倚”,如斜攲,攲枕。②音欺,倾侧不平。
玉绳:《太平御览·天部五》引《春秋元命苞》曰“玉衡北两星为玉绳。玉之为言沟,刻也。瑕而不掩,折而不伤。”。宋均注曰:“绳能直物,故名玉绳。沟,谓作器。”玉衡,北斗第五星也。秋夜半,玉绳渐自西北转,冉冉而降,时为夜深或近晓也。
流年:流逝之岁月;年华。
檃括:就某文体原有内容、词句改写为另一体裁之创作手法。

《唐宋名家词选》: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零年版。
听琴斋主人制作(更新于二零二四年五月十五日)
龙榆生先生纪念网站:longyusheng.org粤ICP备15040392号